25选5|25选5开奖记录

青少年研究中心

家庭德育狀況及改進研究

發表日期:2016-01-20作者:編輯: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出處:

一、研究的背景和意義

家庭是兒童道德的策源地,家庭德育是家庭教育的核心內容,家長對社會道德的判斷、自身的道德素養、德育主體意識、與學校德育的關系、德育方法等因素影響著家庭德育的效果。開展家庭德育調研,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1.研究背景

言及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道德狀況,大致有兩種說法(李春華:《當前道德迷局:滑坡還是爬坡?》,《人民論壇》2012年第22期):一是道德“滑坡說”,即中國道德已經到了很危險的地步了,當前中國社會道德處于退步當中,甚至到了極其糟糕的地步,離經叛道、道德淪喪等道德失范現象頻頻發生。中國社會道德正遭遇“嚴冬”,充滿危機,甚至已經嚴重到“冰山正在向我們漂來”(童楠茜:《中國刻不容緩——拯救我們的道德》,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2012年版,第8頁)的狀態,道德亟待“拯救”。這就是所謂的“道德滑坡論”。二是道德“爬坡說”,即對我國現階段的社會道德狀況持肯定態度和觀點,承認中國社會道德狀況總體是好的,但也存在著問題,正在艱難地“爬坡”,同時帶有道德建設的艱難性與長期性的含義,被稱之為“道德爬坡論”。韓震教授認為:如果按照傳統的觀點,道德似乎是在“滑坡”——“人們越來越自我”;而按照基于公民權利之上的道德發展而言,中國的道德就是在上升或處在“爬坡”階段——“人們越來越自覺”地考慮人與人交往的規范或道德規則(韓震:《關于當代中國道德重建的思考》,《新視界》2010年第5期)。但無論是爬坡還是滑坡,都反映了時代變遷中人們對道德的憂慮,更包含著加強道德建設的期待。

道德狀況是社會大環境和各種小環境共同決定的,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家庭環境是青少年道德成長的首因,家庭道德狀況、家庭對德育的重視程度對整個社會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我國目前家庭到底是如何實施道德教育的?家庭道德及德育狀況究竟如何?如何從家庭的角度加強和改進我國德育?這些問題都需要德育研究者科學地予以回答。但是,縱觀過去德育研究,我們認為家庭德育研究存在以下兩點問題:一是德育研究對象主要是學校德育,家庭和社會主要被視為學校德育的背景而存在,家庭德育研究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二是就已有的家庭德育研究而言,缺乏家庭德育狀況進行實證研究,更多的研究大體停留在經驗總結和學校德育邏輯推理之中。基于此,本研究希望從實證的角度如實研判我國家庭德育狀況并提出改進意見。

2.研究意義

第一,開展家庭德育狀況調研是改進家庭德育實踐的需要。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家庭是道德的實體單位,家風影響著社會風氣甚至影響著黨風、政風,“家庭是中國人道德的生長點”(李萍:《當前中國社會道德狀況分析》,《理論學刊》2004年第7期),或者說是道德的第一策源地。(注:有調查顯示:對于“人生過程中最大的倫理道德受益場域是什么?”的問題,選擇家庭的占63.12%,選擇學校的占59.17%,選擇社會的占32.1 2% ,顯然,家庭與學校被認為是倫理道德精神的兩個最重要的策源地。參見樊浩:《當前中國倫理道德狀況及其精神哲學分析》,《中國社會科學》2009年第5期。)家庭在德育問題上發揮著重要而無法替代的作用。我國自古以來就十分重視家庭,有著悠久的家教傳統,積累了豐富的德育遺產。近年來,隨著社會的轉型,我國家庭結構、功能、形式等方面都發生了不小的變化,也較大地影響著子女的教育。大量調查顯示,許多青少年道德問題、違法犯罪問題都與家庭教育和家庭成長環境息息相關。因此,調研家庭德育狀況,發現其中存在的問題,不斷改進家庭德育方法,提高家庭德育效果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時代課題。

第二,開展家庭德育調研也是推進家庭德育研究的需要。相比學校教育而言,家庭教育重點和優勢在于對子女品德與價值觀的影響。加強家庭德育研究,推進德育改進是一個永恒的話題。過去家庭德育研究過多地注重理論研究,過多地將家庭德育作為學校德育的一個背景加以研究,對家庭德育的獨立性、系統性、獨特性缺乏足夠的關注,尤其對家庭德育狀況缺乏實在的把握。多數研究或停留于思辨性的研究,或停留于個別經驗研究,因此所提出的研究結論乏力,也就很難給出理直氣壯的建議。因此,調查家庭道德教育狀況,發現當前家庭德育發生的變化、特征、經驗、不足等等,是改進家庭道德教育的基礎,也是研究家庭德育的先決性條件。

第三,開展家庭德育調研是踐行與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需要。2006年10月,中共中央六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總結凝練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基本內容。2007年黨的“十七大”明確提出將“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融入國民教育和精神文明建設全過程”,大力加強社會公德、職業道德、家庭美德、個人品德。2012年黨的“十八大”首次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發展為核心價值觀,具體表述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是國家層面的價值目標;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社會層面的價值取向;愛國、敬業、誠信、友善,是公民個人層面的價值準則。團中央十六屆六中全會提出加強青少年“三觀”“三熱愛”教育,其核心就是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全社會、教育青少年,形成良好的社會風氣。但教育青少年也罷,融入全社會也罷,必然要進入家庭,也只有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融入家庭,成為家庭德育的重要組成部分,才能最終落到實處。

二、家長道德認知及基本素養狀況

(1)家長對道德整體狀況判斷和道德信心情況:我國家長普遍關心社會道德發展,超過半數(53.3%)家長對目前道德風氣不滿,認為世風日下;半數以上(51.6%)家長認同家庭中存在“孝敬長輩不足,疼愛孩子有余”的“道德不等式”;七成以上(72.3%)的家長對于道德建設仍然充滿信心。

盡管目前社會道德是處在爬坡(艱難上升)階段還是處在下降(滑坡)階段無法定論,但是對于老百姓來說他們更多的感覺是目前道德整體上處于滑坡階段。調查顯示,12.4%的家長完全贊同“當今道德滑坡,社會風氣一年不如一年”這種說法,40.8%的家長基本贊同,二者共計為53.3%。這個數據與10年前相比大約上升了10個百分點。(注:2004年類似調研數據為43%,其中市場經濟為最主要原因,其次是制度不健全,再次為個人修養不夠和西方文化影響。參見李萍:《當前中國社會道德狀況分析》,《理論學刊》,2004年第7期。)明確表示完全不贊同或有些不贊同的分別只有5.2%和26.1%,二者合計為31.3%,左右搖擺者占15.4%。道德狀況判斷反映了家長(老百姓)對道德的關切度,道德滑坡說固然不利于政府形象,抹殺社會進步,但有一定的積極作用,可以引起社會關注,推進道德建設。

道德狀況認知與家長文化程度和經濟收入不存在正相關,反倒有負相關趨向。從學歷(以父親的學歷為例)看,對于道德“滑坡論”的認同度分別為:小學及以下(47%)、中學(52%)、大專(55%)、本科(54%)、本科以上(55%)。從家庭收入看,對于“滑坡論”認同度分別為:低收入(48%)、中低收入(53%)、中等收入(55%)、中高收入(53%)、高收入(54%)。由此可見,家庭經濟資本與文化資本與道德正向評價沒有呈現正向關系,反而低收入者和文化程度較低的人對道德評價較高。只不過比例相差不大。

孝與慈可謂家庭最基本的道德關系,是父母與子女雙方最基本的道德義務。不難想象,受家庭少子化(尤其是一胎化)的影響,今天“4-2-1”結構家庭越來越多,長輩會將過多的愛傳遞給子女,而對子女對長輩應盡的孝敬義務做得不夠,從而形成一種“道德不等式”現象。調查顯示,大約有超過一半(51.6%)的家長認同或基本認同家庭中存在“孝敬長輩不足、疼愛孩子有余”現象,只有32.9%的家長不認同或基本不認同這種觀點,15.5%的人表示不清楚是否存在。值得注意的是,家庭道德判斷與社會道德判斷基本持平,暗示了家風與社會風氣內在的相關性(見表1)

表1:家長對家庭風氣與社會風氣總體判斷(%)

 

家風情況

社會風氣情況

 

問題:有人說,今天的家庭里“孝敬長輩不足、疼愛孩子有余”,您的看法是

問題:有人認為今天道德滑坡,社會風氣一年不如一年,您對這種看法的態度是

完全符合

8.5

12.4

比較符合

43.2

40.8

說不清楚

15.5

15.4

基本不符合

24.8

26.1

完全不符合

8.1

5.2

道德建設屬于社會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道德信心反映了老百姓對未來社會道德方面的美好期冀和堅定信念。調查顯示,盡管半數以上的人對目前社會道德現狀不滿,但是23%的人對未來核心社會建設充滿信心,近一半(49.2%)人比較有信心,二者合計高達72.3%。只有12%的人表示憂慮,沒有信心。

進一步分析顯示,農業人口家長(以下簡稱農村家長)與非農業人口家長(以下簡稱城市家長)對社會、家庭道德狀況判斷以及對未來道德建設信心差異明顯。農村家長正向判斷要明顯高于城市家長,對未來道德建設信心更足一些。對社會和家庭道德狀況的正向判斷中,農村家長分別為32.7%、34.1%,而城市家長分別為30.8%、32%,前者大約比后者分別高出兩個百分點;對社會和家庭道德狀況的負向判斷中,農村家長為48.3%、48.5%,而城市家長為55.5%、55.3%,前者比后者低了7個百分點。對于未來社會信心,農村家長為73.6%,比城市家長高出2.2個百分點(見表2)。

究其原因,第一,農村道德環境整體要好于城市,農村人際關系更加簡單,收入差距沒有城市那么大;第二,受農村信息渠道相對閉塞,農民接受不良道德信息相對要少一些;第三,農村保留了更多的傳統道德基因和生活方式,“禮失而求諸野”,城市復雜而緊張的生活節奏和人際關系使得人們對道德狀況滿意率和信心更低。所以,我們可以說,經濟發展與道德建設目前總體上還不同步,這可以為經濟發展的道德代價論找到依據。

表2:農村家長和城市家長道德現狀判斷情況對比(%)

 

作用

社會道德判斷

(社會風氣)

家庭道德判斷

(家風)

未來社會道德建設信心

農業人口

正向

32.7

34.1

73.6

非農業人口

30.8

32

71.4

 

對比情況

+1.9

+2.1

+2.2

農業人口

負向

48.3

48.5

11.2

非農業人口

55.5

53.3

11.5

 

對比情況

-7.2

-4.8

-0.3

(2)家長道德素養:近四分之三(74%)家長的道德行為是基于人內在的善(良心或同情心);81.5%的家長是基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道德法則;絕大多數家長(94.3%)表示不管社會發生怎樣的變化,都會堅守道德底線。

道德動機、道德信念、道德底線,這些構成了人的道德素養的最基本內容。關于道德動機問題,調查顯示,我國家長道德內在機制多為內源性的。對于諸如幫助別人(如給乞丐錢)等善舉,半數以上(53.4%)的家長表示是基于同情心,20.6%人是基于良心,二者合計為74.0%;表示因“相信善有善報”等功利性道德動機而做出善舉的只有16.8%。也就是說,目前人們做好事的第一推動力還是內在的善,而不是外在的因果報應。

“德福一致”(即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既是社會應該奉行的最根本原則,也是個人一條最核心的道德信念。調查顯示,人們總體上比較信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道德信念,表示完全贊同的為41.1%,表示比較贊同的為40.3%,二者合計為81.5%,其中城市家長比農村家長更加信奉這種信念,前者為82.6%,后者為78.2%。這說明城市家長比農村家長道德功利性更強。

但是必須指出的是,明確表示不贊同或不太贊同“德福一致”原則的為6.8%,不能確定(或者為表示懷疑)的為11.7%,二者共計為18.5%。近五分之一的家長不認同“善有善報”這個原則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值得社會反思的問題,因為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而使得人們對道德充滿信心,而保持這種信心又使得人們共同堅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一個良性循環。如果這個循環被打破,社會道德將缺乏一個保障機制。因為因果報應既是道德公正的內涵之一,也是達到道德公正的途徑之一;道德公正既是因果報應追求的目標,也是因果報應得以實現的條件。

表3:家長道德信念狀況(%)

問題:無論社會發生怎樣的變化,我最終仍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頻次

百分比

有效百分比

累計百分比

完全贊同

1599

40.8

41.1

41.1

比較贊同

1568

40.0

40.3

81.5

無法確定

453

11.6

11.7

93.1

基本不贊同

200

5.1

5.1

98.3

完全不贊同

67

1.7

1.7

100.0

“道德底線”是道德主體活動的最低限度,就是道德的基本規范,即對行為主體的最低道德要求,強調“道德底線”其實質在于提醒道德主體應當保持其活動的適度,即道德主體應當遵守道德準則。對社會成員而言,社會道德底線是:誠實、厚道、有良心、不損害他人和社會、遵紀守法。調查顯示,對于“無論是社會發生了什么,一個人都應該憑著良心做事,堅守道德底線”問題,表示完全贊同的為71.4%,表示比較贊同的為23%,二者合計為94.4%,明確表示不贊同或不太贊同的僅為2.4%。城鄉對比發現,農村家長對于道德底線堅守程度不及城市家長,前者為正向回答的分別為:92.7%和95%,城市家長比農村家長要高出2.3個百分點;而負向回答的分別是:3.9%和1.8%,城市家長比農村家長少2.1個百分點。這一點與“德福一致”的道德判斷的認同度一致。

道德寬容是基于底線倫理的道德態度,是社會價值多元化的體現。例如,關于2008年范美忠不顧及學生率先逃離教室的態度,36.1%的家長表示可以理解,無論是從自由角度,還是本能的角度,表示譴責的占一半以上,達57.5%。城鄉對比看,農村家長寬容度要低于城市家長,表示理解范美忠行為的農村和城市家長分別為:31.4%和38.3%,反對者分別為:61.2%和56.4%。這表明城市價值更加多元的基本狀況。

三、家長德育意識狀況

德育意識主要是指教育者的主體意識,包括教育者道德狀況的自我覺察與批判、道德的自我要求,德育過程、方法、結果的自我反思,與學校、社會主動配合的意識,道德的自我修養等。家長要提高自身德育水平,必須促進德育意識的提高。

(1)家長的教育者意識:我國家長德育責任主體意識較高,89.1%家長非常認同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師,“子不教,父(母)之過”的說法,這種認同隨著年齡增長而減退。

調查顯示,71.5%的家長非常認同“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師、‘子不教,父(母)之過’”等觀點,并表示能盡力做好;17.6%表示雖然表示非常認同,但感覺落實得不太好。二者合計為89.1%。這表明家長德育意識總體較高,明確自己與孩子道德素質之間的關系。但依然有近三成(28.5%)的家長在落實“第一任老師”這個職責上存在問題。只有7%的家長不認同上述說法,認為孩子教育問題是社會、學校和孩子自身問題,還有3.9%的家長對這個問題沒有明確的認識。

對比分析看,城市家長教育主體意識要高于農村,二者分別為:85.2%、91.2%;獨生子女與非獨生子女家庭對比看,獨生子女家庭要明顯好于非獨生子女家庭。調查還顯示,隨著孩子年齡的增長,孩子受社會的影響在不斷增大,這時家長干預子女能力不斷降低,對于“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師,‘子不教,父(母)之過’”認同并且落實得好的家長在不斷降低,其中三年級為78.7%、五年級為74.8%、八年級為66.5%。仍然需要強調的是,7%的家長德育主體意識不強,而更多的(17.6%)的家長雖然認同,但在實際過程中沒有執行好,后者要解決的是方法問題,而前者不僅要解決方法問題,首先要解決的是意識問題(見表4)。

表4:家長道德主體意識情況對比(%)

問題: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子不教,父(母)之過”,您對這個說法的態度是

總體情況

農業戶口

非農戶口

對比情況

非獨生子女

獨生子女

對比情況

非常認同,能盡力做好

70.8

65.8

74.5

-8.7

65.9

74.3

-8.4

非常認同,但落實得不太好

19.2

19.4

16.7

+2.7

18.3

17.1

+1.2

說不清楚

4.0

4.8

3.3

+1.5

4.6

3.5

+1.1

不太認同,學校和社會更為關鍵

2.4

6.7

3.9

+2.8

7.7

3.5

+4.2

不太認同,孩子成才主要靠他自己

3.6

3.3

1.6

+1.7

3.5

1.5

+2.0

(2)德育環境:大多數家長(82.8%)非常關注社會道德大環境建設;近一半(47.6%)家長認為今天的媒體對負面形象宣傳報道對子女成長不利;15.1%家長與學校教育發生不一致概率較高,但九成家長會非常注重與學校的配合。

社會道德大環境建設對子女道德成長非常重要,調查顯示,大多數家長(82.8%)表示關注國家開展的“感動中國人物”和“道德模范”評選宣傳活動,其中高關注度為16.1%,較高關注度占25.6%,二者合計為41.7%,這和偶爾關注的人大體相當(41.1%),只有17.2%表示不太關注或從不關注。因此,還有必要加強道德模范人物的宣傳力度與方式,真正讓新時期的道德人物能像雷鋒那樣家喻戶曉。城鄉對比分析看,城市家長關注度要明顯高于農村,二者分別為:43.7%、37.3%,前者高于后者6.4個百分點(見表5)。

表5:家長對社會道德環境建設的關注度(%)

問題:您關注類似于“感動中國”“道德模范”人物評選等活動嗎

頻次

百分比

有效百分比

經常關注

627

16.0

16.1

時常關注

996

25.4

25.6

偶爾關注

1599

40.8

41.1

不太關注

577

14.7

14.8

從不關注

94

2.4

2.4

在對社會道德環境關注的過程中,12.8%人認為今天媒體報道的社會丑惡現象太多,對孩子不利,表示比較贊同的占34.8%,二者合計為47.6%。32.2%的人持反對意見,但完全反對的只占8.8%。揭露社會丑惡現象是媒體的責任,有利于推進社會建設。但對于德育來說似乎要適可而止,尤其對青少年而言,他們的整體判斷力不高,還需要加大正面宣傳,弘揚主旋律,傳播正能量(見表6)。

表6:家長對社會道德環境狀況判斷(%)

問題:您是否認為今天媒體報道的社會丑惡現象太多了,這對孩子不利

頻次

百分比

有效百分比

完全贊同

493

12.6

12.8

比較贊同

1346

34.4

34.8

無法確定

783

20.0

20.3

基本不贊同

903

23.0

23.4

完全不贊同

340

8.7

8.8

家校配合是形成良好道德素養的重要環節,68.6%的家長與老師觀點基本一致或高度一致;只有15.1%的家長與老師的觀點有較大分歧,16.4%的家長偶爾有分歧。在完成學校布置的任務方面,絕大多數(90%)家長表示支持,其中七成家長做的較好。獨生子女家庭(72%)要好于非獨生子女家庭(68.2%)。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年級增長,家校之間教育觀念的“不一致性”越來越高,家庭配合學校任務的認同度也越來越低(見表7)。

表7:家校合作年級變化情況表(%)

家校合作情況

三年級

五年級

八年級

不一致性

11.5

13

16.8

認同度

93.8

91.5

87.9

(3)道德約束與個性發展之間,三成(30.3%)家長擔心立規矩(道德約束)會制約孩子的個性,31.4%的家長表示有點兒擔心;在德福是否一致問題上,15.9%的家長擔心做好人會吃虧。

道德規范與個性發展是一個看似矛盾的問題,現代教育強調個性發展,其實從根本上看,二者是一致的。調查顯示,將二者對立起來的,認為立規矩會影響個性發展的家長不在少數,30.3%的家長比較擔心或非常擔心這個問題,31.4%的家長有點兒擔心,只有24.7%的家長一點兒都不擔心。其中,農村家長擔心程度高出城市家長4.8個百分點,二者分別為33.5%和28.7%(見表8)。

表8:家長對道德教育內在顧慮(%)

 

問題:您是否擔心,培養孩子良好的道德品質,可能會讓他在實際生活中會吃虧

問題:您是否擔心給孩子立規矩會影響孩子個性的發展

非常擔心

3.8

6.1

比較擔心

12.1

24.2

無法確定

9.5

13.6

有點擔心

27.1

31.4

一點也不擔心

47.5

24.7

調查顯示,3.8%的人非常擔心老實人吃虧,12.1%的人比較擔心,二者合計為15.9%,27.1%的人表示有點兒擔心,只有不到一半(47.5%)的人表示一點兒也不擔心。這種擔心必然會影響到對孩子的教育,家長不能培養一個吃虧的人,因此不能把自己的孩子塑造成“老實人”,但又不能在表面上成為一個不老實的人,這樣也會被人看不起或者吃虧。因此,今天許多大學生被稱之為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其根源或許與這種家教觀有關。(注:2012年五四前夕,北京大學教授錢理群發表了一番言論,迅速引起極大的關注,他說:我們的大學,包括北京大學,正在培養一大批“精致的利己主義者”,他們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體制達到自己的目的。這種人一旦掌握權力,比一般的貪官污吏危害更大。我們的教育體制,正在培養大批這樣的“有毒的罌粟花”。)當然,如何看待這個問題還需要深入討論。

(4)成人與成才關系認識上,76.1%的家長表示認同“成人比成才更重要”,但近三成(29.5%)家長并沒有處理好二者的關系。只有不到一半(46.6%)的家長不僅正確認識德智關系,而且在實際中做得比較成功。

德與智的關系就是成人與成才的關系,這是最重要的教育關系之一。從根本上說二者是內在統一的,但從重要性上看,成人比成才更重要。76.1%的家長對這個觀點表示認同,但在二者關系處理上,近三成(29.5%)家長表示沒有處理好,也就是說有些孩子成了才,但做人出現了一定的問題。有一成左右(10.1%)的家長明確表示“不能成才,成人是空談”或者明確表示二者不可能兼顧。城鄉對比看,農村家長認同度要明顯低于城市,分別為:66.7%、80.5%,城市家長要高出農村13.8個百分點。這反映農村家長對于智育的追求要遠遠高于城市,也一定程度上反映農村家長對通過智育改變孩子未來命運的急迫性(見表9)。

表9:城鄉家長關于德智關系認知情況對比(%)

問題:對“成人比成才更重要”的說您法,您的態度是

總體

農業戶口

非農戶口

對比情況

非常認同,照這樣做的,效果很好

46.2

38.2

50.5

-12.3

非常認同,照這樣做的,但做的不好

29.2

28.5

30.0

-1.5

說不清楚

13.7

18.2

11.6

+6.6

不太認同,不能成才,成人是空談

5.3

6.7

4.9

+1.8

不太認同,事實上,兩者難以兼顧

4.6

8.4

3.1

+5.3

四、家庭德育內容狀況

“德育內容是指德育活動所要傳授的具體道德價值與道德規范及其體系”(檀傳寶:《德育原理》,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第159頁),其內容非常寬泛,往往涉及到“一般側重于倫理道德、理想志向、日常行為和勞動等方面”(吳奇程、袁元:《家庭教育學》,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年5月第三版,第192頁),既具有傳統性,也具有現代性。

(1)在德育類別方面:93.3%的家長完全認同或基本認同孝敬長輩是家庭德育最重要內容;家長最感覺到需要加強的德育類別是心理健康教育(55.9%),最為忽視的是環境教育;城市家長對心理健康教育和性教育重要性的認同度要明顯高于農村。

我國家長比較注重傳統觀念,近七成(69%)家長完全認同孝敬長輩是家庭德育最重要內容,基本認同的占24.3%,二者合計為93.3%;只有3.8%的家長表示不認同,2.8%的家長表示不能確定。相比較而言,城市家庭要比農村更加重視,二者分別為94.1%和91.5%;獨生子女家庭重視程度要高于非獨生子女家庭,二者分別為95.3%和88.9%。這或許與城市獨生子女未來養老負擔更重有關。

在德育類別的重要性排序上,家長最感覺到需要強調的是心理健康教育(55.9%),其次分別為:法制教育(36.8%)、安全教育(34.7%)、性教育(34.5%)、道德教育(33.8%)、思想政治教育(27.3%)、環境教育(22.0%)(見表10)。

表10:家長對德育內容重視程度排序(%)

問題:在教育孩子過程中,下面哪些內容您感覺強調不夠

頻次

應答百分比

個案百分比

排序

心理健康教育

2150

22.8

55.9

1

法制教育

1416

15.0

36.8

2

安全教育

1333

14.1

34.7

3

性教育

1326

14.1

34.5

4

道德教育

1300

13.8

33.8

5

思想政治教育(如愛黨、愛國)

1050

11.1

27.3

6

環境教育

846

9.0

22.0

7

在心理健康教育中,62.8%的家長感覺應該提升孩子的“抗挫能力”,城鄉分別為66.4%和55.3%,二者相差11.1個百分點,表明城市學生抗挫力明顯低于農村。城市家長更加重視孩子的心理健康和性教育,二者分別為58.5%、36.9%,而農村家長分別為50%、30%。農村家長認為思想政治教育(如愛黨、愛國)重要性高于城市家長,二者分別為31%和26%。

在諸多良好品質中,家長最感覺缺乏的是抗挫力,大約占六成以上(62.8%)。接下來分別為責任心(40.2%)、法律意識(24.1%)和規則意識(23.6%)(見表11)。家長對于民主精神的忽視并不意味著兒童已經具備了這方面的意識和能力,而恰恰反映了這種精神的缺失。

表11:家長認為目前孩子最缺乏的品質排序情況(%)

 

頻次

應答百分比

個案百分比

排序

抗挫折能力

2406

31.5

62.8

1

責任心

1540

20.1

40.2

2

法律意識

924

12.1

24.1

3

規則意識

905

11.8

23.6

4

集體精神

658

8.6

17.2

5

愛國意識

529

6.9

13.8

6

民主精神

479

6.3

12.5

7

其他

202

2.6

5.3

8

(2)在具體德目方面:家長普遍比較注重的德目是誠信(45.2%)、責任(43.4%)、孝敬(43.3%)、善良(34.1%)等;責任心培養是教育的一個難點。

在日常教育中,家長最注重的教育是誠信(45.2%),然后分別是:責任(43.4%)、孝敬(43.3%)、善良(34.1%)等,排在最后三位的分別是:奉獻(4%)、合作(4.5%)、守法(11.4%)(見表12)。值得注意的是,這里的誠信、責任、孝敬、善良等主要體現在私人領域的行為規范,而奉獻、合作、守法主要為公共領域行為規范,屬于公德。因此我們可以說,目前家長普遍比較關注兒童私德方面的教育(注:私德與公德的內涵分歧較大,筆者比較贊同如下觀點:“公德主要是個人以社會成員身份與他人的交往中體現的德性,個人在公共場域的行為中體現的德性,個人在利他行為中體現的德性。私德主要是個人以私人身份與他人的交往中體現的德性,在私人領域行為中體現的德性,在利己行為中體現的德性。”參見:張建英等:《公德與私德概念的辨析與厘定》,《倫理學研究》2010年第1期)。雖然說公德是從私德延生的結果,家庭應該注重私德領域,但也不應該忽視公德領域的教育。

表12:家庭德育內容總體排序情況(%)

問題:在下列道德品質中,您平時最注重對孩子進行哪些方面的教育

頻次

應答百分比

個案百分比

排序

誠信

1756

15.3

45.2

1

責任

1684

14.7

43.4

2

孝敬

1681

14.7

43.3

3

善良

1325

11.6

34.1

4

感恩

1310

11.4

33.7

5

進取

840

7.3

21.6

6

寬容

753

6.6

19.4

7

勤儉

697

6.1

17.9

8

尊重

616

5.4

15.9

9

守法

441

3.8

11.4

10

合作

173

1.5

4.5

11

奉獻

156

1.4

4.0

12

其他

29

.3

.7

13

城鄉對比發現,農村家庭德育重點內容排在前五位的分別是:孝敬、誠信、責任、善良、感恩,而城市家庭德育重點相應的分別是:誠信、責任、孝敬、感恩、善良。總體相當,只是排序有所差異(見表13)。

表13:城鄉家庭德育重點對比情況(前五位)

德目

農村

城市

 

百分比

排序

百分比

排序

孝敬

46.6

1

41.4

3

誠信

43.8

2

46.1

1

責任

38.2

3

45.7

2

善良

33.4

4

34.5

5

感恩

29.7

5

35.5

4

城鄉家庭德育最顯著差異方面:農村明顯更加重視勤儉和孝敬,分別比城市家庭高出10.4和5.2個百分點,而城市家庭在責任、感恩、進取教育方面分別比農村高出7.5、5.8、5.5個百分點。農村比城市更加突出傳統德性(見表14)。

表14:城鄉家庭德育差異對比(前五位)

 

農村(%)

城市(%)

對比

勤儉

25.1

14.7

+10.4

孝敬

46.6

41.4

+5.2

責任

38.2

45.7

-7.5

感恩

29.7

35.5

-5.8

進取

18.1

23.6

-5.5

(3)84.6%的家長認同加入少先隊、共青團對孩子成長的積極意義。

加入少先隊和共青團是我國學生學習生涯過程中要面臨的一件大事,也是黨和政府開展政治社會化的必要途徑。調查顯示,一半以上(51.3%)的家長認為加入團隊組織對于孩子的品德發展非常重要,三分之一家長認為比較重要,二者合計為84.6%。這說明絕大多數家長是支持孩子加入團隊的。但是依然有16.4%的家長不能認清這個問題,其中1.1%的家長認為加入團隊一點兒都不重要,5.7%的家長認為不太重要,8.6%的家長說不清楚重要還是不重要。

五、家庭德育方法與途徑狀況

(1)八成以上(81.3%)家長注重言傳身教,約七成(69.3%)的家長把說服與談心作為與孩子溝通的最常用方式。

家庭德育是生活德育,教育往往寓于日常生活之中,是有形教育與無形教育的統一,是身教與言教的統一。調查顯示,超過八成(81.3%)家長在道德方面能夠成為孩子的榜樣,7.1%的家長表示不符合或不太符合,11.6%的家長說不清楚,也可以說沒有得到認同。在這方面,農村家長(76.8%)不及城市家長(83.4%),二者相差了6.6個百分點;明確表示不能成為孩子榜樣的,農村為9.4%,城市為6.1%,二者相差了3.3個百分點。

就德育具體方法而言,約七成(69.3%)的家長把說服與談心作為與孩子溝通的最常用方式;其次是表揚與獎勵等正向的、積極的方式,占61%;再次為批評等負向的、否定性方式進行教育。辯(討)論是一種平等對話方式,但只有13.2%的家長選擇為常用方式之一。辯(討)論是一種要求較高,難度較大的方式,也挑戰家長的權威,因此許多家長不擅長使用這種方法。對比而言,城市家長更善于用表揚與獎勵等積極方式(占63.6%),城市比農村(54.8%)高出8.8個百分點(見表15)。

表15:家長道德教育方法使用情況(%)

 

農村

城市

總體

說服與談心

68.4

69.9

69.3

表揚與獎勵

54.8

63.6

61.0

批評與懲戒

35.0

38.4

37.3

樹立榜樣

21.7

22.9

22.5

辯論

14.2

12.9

13.2

其他

3.3

4.8

4.5

(2)80.2%的家長非常關注或比較關注孩子日常的閱讀,73.4%的家長非常擔心或比較擔心網絡問題;29.9%的家長沒能認識到運動與孩子品德和心理健康之間的關系;46.7%的家長有時或經常會代替孩子的勞動。88.7%的家長在原則問題上不會對孩子讓步或基本不讓步,近六成(59.5%)的家長重視教育細節。

調查顯示,80.2%的家長非常關注或比較關注孩子日常的閱讀,不太關注或從不關注的極少,只有5.7%,14.1%的家長偶爾關注。受文化水平和生活條件的影響,城市家長對閱讀的重視要明顯高于農村,表示非常關注的分別為39%和26.1%,前者比后者要高出近13個百分點;表示不關注或不太關注的城市為4.3%,農村為9.1%,前者不到后者的一半。

目前許多孩子的價值觀念受到網絡影響很大,網絡已經成為當今孩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對于網絡問題,30.7%的家長非常擔心會影響到孩子的道德品質,42.7%的家長比較擔心,二者合計為73.4%。表示一點兒也不擔心的只占2.5%,不太擔心的占16.5%,二者合計為19%。這說明加強網絡管理,打造適宜孩子的網絡環境依然是家長最關心的道德問題之一。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農村網絡監管難度大于城市,因此農村家長(75.9%)對網絡的擔心要大于城市(72.2%)3.7個百分點,表示不(太)擔心的農村家長(13.2%)要明顯低于城市家長(21.2%)8個百分點。

運動生活和勞動生活是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道德成長的重要渠道。調查顯示,39.1%的家長完全認同這個觀點,30.9%的家長非常認同,二者合計為70.1%;但29.9%的家長沒能充分或真正認識到運動與孩子品德和心理健康之間的關系。其中,農村家長認同度要低于城市家長,分別為66%和71.8%,前者比后者低5.8個百分點。

勞動是道德養成的基石,任何孩子都要適時地進行勞動教育,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家長一般來說不應該代替孩子勞動。調查顯示,三成(30.3%)的家長很少或完全沒有代替孩子勞動;偶爾這樣的占22.8%;但三成(31.7%)家長時常會為孩子代勞,15.1%的家長經常會出現這種現象,二者合計達46.7%。經常或時常代替孩子勞動現象中,城市家長(50.1%)要高于農村(39.9%),前者高出后者10.2個百分點(見表16)。

表16:家庭勞動教育狀況(%)

問題:為了保障孩子的學習,您是否會代替孩子做了他(她)應該承擔的勞動

農村

城市

對比

總計

經常這樣

13.1

16.2

-3.1

15.2

時常這樣

26.8

33.9

-7.1

31.7

偶爾這樣

23.1

22.7

+10.4

22.8

很少這樣

20.5

17.6

+2.9

18.5

完全沒有

16.6

9.5

+7.1

11.8

調查顯示,53.8%的家長在原則問題上不會對孩子讓步,35%的家長會時而妥協,6.3%的家長對孩子的教育基本上是無原則的教育。這個數據隨著年級的增長在不斷下降,三年級為61.3%,五年級為59.3%,八年級為46.0%,下降幅度為15.3%。這一數據一方面說明孩子的自主性隨著年齡的增長在不斷提升,另一方面說明父母對孩子的權威在不斷下降。更重要的是,從城鄉對比來看,60.3%的城市家長不會在原則問題上對孩子讓步,而農村家長這一比例只有40.4%,高出近20個百分點。近些年我國農村青少年違法犯罪持續增長,這與家長容易在原則問題上讓步,甚至失去監管密不可分(見表17)。

表17:家長的教育底線(%)

 

農業戶口

非農戶口

對比情況

總體情況

經常這樣

40.4%

60.3%

-19.9

53.8

有時這樣

42.3%

31.3%

+11

35.0

無法確定

7.0%

3.9%

+3.1

4.9

很少這樣

8.5%

3.5%

+5.0

5.0

不這樣

1.8%

1.0%

+0.8

1.3

在教育細節方面,近六成(59.5%)的家長重視教育細節,24.7%的家長比較重視細節問題,二者合計為84.2%,有15.8%的家長表示說不準、可能不會或者不會。

(3)教育自我評價:近四分之三(74.1%)的家長認為“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較普遍的難題是其中缺少方法(44.3%)、不能堅持(35.4%)、家庭成員不能統一(占31.9%)。

調查顯示,大多數家長認為“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比較認同的達到55.1%,非常認同的占19.1%,只有15.6%的家長不贊同這種觀點。可見我國家長普遍感覺家庭教育難度之大。對比來看,獨生子女家長感覺難度明顯大于非獨生子女,前者為75.9%,后者為70%,二者相差5.9個百分點(見表18)。2010年相關調查顯示,我國家長約七成感覺自己對子女的教育是失敗的。可以印證本次調查的結論。

表18:獨生子女與非獨生子女家長對家庭教育難度的看法對比(%)

問題:有人說,教育孩子“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對此您的看法是

獨生子女

非獨生子女

對比情況

總體情況

非常認同

19.5

17.7

+1.8

19.0

比較認同

56.4

52.3

+4.1

55.1

說不準

9.6

11.9

-2.3

10.3

不太認同

13.1

15.6

-2.5

13.9

很不認同

1.3

2.5

-1.2

1.7

關于“教子做人”方面面臨的最大的問題,44.3%的家長感覺到是方法問題,也就是將教育觀念轉化為行動的能力;其次是不能堅持,占35.4%,這說明方法的可靠性和實用性問題。這兩者大致都是方法問題。再次為家庭成員不能統一,占31.9%,表明家長內部觀念與方法之間的分歧;接下來為外部環境差(24.8%)、缺少威信(12.3%)等。

城鄉對比來看,農村家長突出存在的問題是“不懂方法”(占54.1%)和缺失威信(16.8%),比城市分別高出14.5和6.5個百分點;而城市家長突出問題在于“難以堅持”(37.6%)和“家庭成員要求不統一”(33.5%),比農村分別高出6.1和5.1個百分點(見表19)。對于“不能堅持”還是反映出方法的有效性、針對性問題,因此加強一般方法教育的同時,要研究方法的針對性和有效性問題。

表19:家庭德育面臨的主要困難情況(%)

 

農村

城市

百分比

不懂方法

54.1

39.6

44.3

難以堅持

31.5

37.6

35.4

家庭成員要求不統一

28.4

33.5

31.9

不能給孩子創造好的外部環境

24.8

24.9

24.8

缺少威信

16.8

10.3

12.3

六、家庭德育效果狀況

(1)總體反思(教育期望值、滿意度):47.1%家長表示自己對孩子期望值較高或偏高,49.3%認為自己的期望值適中;近七成(69.6%)家長對子女教育結果表示滿意或比較滿意。

調查顯示,家長明確表示對子女教育期望值很高的為15.4%,偏高的占31.8%,二者合計為47.1%。也就是說,大約近一半家長表示自己對孩子期望值很高或偏高,近一半家長(49.3%)認為自己的期望值適中;還有極少數的家長表示自己對孩子的期望值偏低(2.6%)或無法判斷(1%)。城鄉家長對子女期望值水平總體相當。家長普遍感覺到期望值偏高或過高,而且隨著年級的增長,孩子面臨升學壓力越來越大,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其中三年級(43.8%)、五年級(48.1%)、初二(50.3%),而覺得期望值適中的越來越低,三年級(53.9%)、五年級(48.4%)、初二(47%)。也就是說,家長教育期望值越來越回到應有的空間,這或許與他們對孩子逐步認識有關,或許是與教育經歷中遇到的挑戰有關(見表20)。

表20:家長對子女教育期望值變化情況(%)

 

三年級

五年級

初二

總體

很高

13.2

15.0

16.1

15.4

偏高

30.6

33.1

34.2

31.8

適中

53.9

48.4

47.0

49.3

偏低

1.5

2.9

1.7

2.6

不知道

.9

.5

1.0

1.0

但從效果的自我評價來看,只有7.7%的家長表示自己對子女教育感覺非常滿意,61.8%為比較滿意,二者合計為69.6%;19.9%的家長對子女教育結果不太滿意,很不滿意的占1.3%,二者合計為21.2%。其中農村和城市家長的滿意率分別為63.1%和72.4%,城市家長滿意率高出農村家長9.3個百分點(見表21)。

表21:城鄉家長對子女教育滿意率對比(%)

 

總體情況

農村

城市

對比

非常滿意

7.7

8.3

7.4

+0.9

比較滿意

61.8

54.8

65.0

-10.2

說不清楚

9.3

9.8

9.0

+0.8

不太滿意

19.9

25.4

17.3

+8.1

很不滿意

1.3

1.8

1.1

+0.7

(2)適應狀況:近三成(29%)的家長比較認同或非常認同自己孩子學習存在困難;大約23%的家長發現孩子經常“心情不大好”;絕大多數(89.3%)孩子與家人關系比較融洽;86.4%家長認為孩子與同伴關系良好。

學生適應主要包括學業適應和人際關系適應兩大方面。調查顯示,近六成(59.8%)的家長認為自己孩子學習沒有問題,但近三成(29%)的家長比較認同或非常認同自己孩子存在學習問題,11.2%的家長說不清自己孩子的學習情況。城鄉對比來看,農村學習困難學生遠遠高于城市,分別為38.8%、24.2%,前者高于后者16.6個百分點,農村學生學習適應問題堪憂;另外,農村家長對孩子學習情況不太了解的也遠遠高于城市5.3個百分點,城鄉分別為14.8%和9.5%(見表22)。

表22:城鄉學生學習適應情況對比(%)

 

總體

農村

城市

對比

學習困難

10.2

17.3

6.9

+10.4

學習比較困難

18.7

21.5

17.3

+4.2

學習情況說不準

11.2

14.8

9.5

+5.3

學習較好

32.0

28.3

33.7

-5.4

學習很好

28.0

18.1

32.5

-14.4

與學習直接相關的是情緒問題。調查顯示,23%的家長發現孩子經常“心情不大好”,說不清孩子情緒狀況的為16.1%,而61%的家長認為孩子情緒較好或很好。其中,農村孩子不良情緒率(25.6%)要高于城市孩子(21.4%)。蹊蹺的是,家長滿意率與孩子的學業成績幾乎完全一致,上面的調查顯示大約71.2%的家長認為孩子不存在學習困難。由此我們可以推斷,學習不好、家長滿意率、孩子的日常心情是一個很重要的因果鏈。

人際關系是衡量孩子道德的重要尺度,人際關系中首先就是家人關系,調查顯示,絕大多數孩子與家人關系好,其中六成多(64.4%)的家長認為孩子與家人關系融洽,四分之一家長認為孩子與家人關系較融洽,二者合計近九成(89.3%),只有10.7%的孩子不屬于這一范疇。或許與教育觀念和陪伴時間相關,城市孩子與家人關系要略好于農村。

同伴關系中,52.3%家長認為孩子與同伴關系融洽,34.2%的家長認為比較融洽,二者合計為86.4%,6.3%的家長認為孩子與同伴關系并不理想,7.2%的家長說不清孩子與同伴關系狀況,表明他們不了解孩子的交往生活(見表23)。

表23:兒童人際關系適應狀況(%)

 

家人關系

同伴關系

 

獨生子女

非獨生子女

總體

城市

農村

總體

融洽

67.4

57.9

64.4

52.6

51.8

52.3

較融洽

24.9

24.9

24.9

35.4

31.1

34.2

說不準

3.3

7.1

4.5

6.8

8.2

7.2

不太融洽

2.5

6.6

3.8

3.3

6.4

4.2

很不融洽

1.9

3.5

2.4

2.0

2.5

2.1

(3)道德發展狀況:84.3%的家長認為自己的孩子能夠明辨是非;89%的家長認為孩子能夠孝敬長輩;88.6%的家長認為孩子能夠做到尊重他人;80.7%的家長認為孩子知道感恩;66.4%的家長認為孩子責任感強,勇于擔當。

明辨是非是道德行為的起點,調查顯示,84.3%的家長認為自己的孩子能夠或基本能夠明辨是非。7.5%的父母認為孩子不能達到,其中有1.3%的父母認為孩子幾乎完全達不到明辨是非。還有9.5%的家長說不清楚自己孩子是否能明辨是非。城市孩子明辨是非能力要好于農村孩子,分別為85.8%和80.8%,相差5個百分點。

孝親敬長是我國文化教育傳統,我國家長也普遍贊同該觀點。總體上看,家長眼中半數(56.3%)的兒童能夠做到孝敬長輩,32.8%的兒童比較符合這樣要求,二者合計為89%。僅有6.5%的兒童不太符合或不符合。

尊重是對他人友善、重視的態度。近一半(49.8%)的家長認為自己孩子尊重他人,38.8%的家長認為自己孩子比較尊重他人,二者合計為88.6%。僅5.3%的家長認為不是這樣,6.1%的家長表示說不準。

感恩是一個人因為受恩而表達出的感激和回報。調查顯示,44%的孩子懂得感恩,36.7%的孩子比較懂得感恩,二者合計為80.7%。但有10.5%的家長認為孩子不懂得感恩或不太懂得,8.9%的家長說不準孩子是否懂得感恩。

責任心和擔當精神的培養非常重要,它不僅屬于德育內容,也是實現德育認知到德育行為的一個重要條件。盡管家長普遍感覺到孩子具有孝敬、感恩、尊重等道德品質,但同時又感覺到孩子的責任心不高。這是一對矛盾,一方面說明家長非常重視德育,另一方面德育的實效性不好,不少孩子的道德水平停留在表面。調查顯示,只有28%的家長認為自己的孩子責任感強,勇于擔當,38.4%的家長認為比較符合,二者合計為66.4%。這比其他方面的滿意度相比已經很低。城市孩子責任心和擔當精神要略高于農村,二者分別為68%和62.9%。

我國兒童道德素養狀況及城鄉對比情況詳見表24,農村兒童道德素養發展全面低于城市,足見城鄉差別。

表24:我國兒童道德素養基本狀況(%)

孝親敬長

尊重他人

明辨是非

興趣健康

懂得感恩

有責任心

89

88.6

84.3

82.3

80.7

66.4

農村

城市

農村

城市

農村

城市

農村

城市

農村

城市

農村

城市

86.5

90.1

86.7

89.4

81.8

85.8

64.5

76

78.8

81.5

62.9

68

(4)生活狀況:41.4%的家長明確認為自己的孩子不做家務或幾乎不做家務,46.9%的家長經常或時常代替孩子做家務;約四成(39.7%)家長認為自己的孩子愛運動;17.7%的孩子有不良喜好。

日常生活是道德的試驗場,愛勞動是最大的美德。調查顯示,55.4%的孩子能夠堅持做家務,但41.4%的家長明確表示自己的孩子不做家務或幾乎不做家務。45%的城市孩子不做或基本不做家務,農村的為34.6%。有良好做家務習慣的城市孩子為42.9%,農村孩子為50.3%,城市孩子比農村孩子低7.4個百分點。經常或時常代替孩子做家務的家長為46.9%,其中城市大大超過農村,二者分別為51.1%和39.9%。

良好運動習慣對于今天的孩子來說非常重要,不僅有益于身體,還有利于促進心理健康和人際關系發展,可以克服一些不良愛好(如沉溺網絡)。調查顯示,約四成的孩子(39.7%)不(太)愛運動,只有約一半(50.2%)的孩子有良好的運動習慣,還有10%的家長不清楚自己的孩子是否愛運動。

調查顯示,近一半(47.2%)的孩子沒有不良喜好,25.1%的孩子基本沒有;17.7%的孩子不良喜好明顯。城鄉對比來看,農村與城市孩子不良喜好率分別為22.3%和15.7%,農村孩子不良喜好要遠遠高于城市。而有良好愛好的城市孩子為50.9%,農村僅為39.1%,缺乏監管、缺少休閑娛樂場所等是其中重要因素。

七、加強道德環境建設,調順家庭內部倫理關系

1.大力加強社會道德建設

家庭德育取決于家長的道德素養,而家長的道德素養來自于社會,也是社會風氣的表現。但調查發現,一方面,我國家長普遍關心社會道德發展,超過半數(53.3%)的家長對目前道德風氣不滿,認為世風日下,明確表示完全不贊同或有些不贊同的分別只有5.2%和26.1%,二者合計為31.3%,12.4%完全贊同“當今道德滑坡,社會風氣一年不如一年”,40.8%的家長基本贊同,二者共計為53.3%。這種狀況下,如何將正確的社會道德標準傳遞給下一代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因此,加強社會道德建設,不僅僅是要告訴孩子們要遵守道德規范,提高道德修養,而是營造一種良善的社會環境。

道德建設的本質不是道德教化,道德灌輸,不光靠宣傳正確的道德價值觀,關鍵在于營造一種“善有善報”的道德環境,這需要一種公正的社會秩序作為保障,而維護公正社會秩序的核心一種良善的制度。如果從道德公正的視域來分析因果報應得以實現且具有必然性的條件,我們可以看出,“善有善報”機制的建立至少需要四個方面的條件:道德本身、道德評價、道德懲罰、道德結果(魏長領:《因果報應與道德公正》,《河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2年第6期)。也就是說,道德制度本身是善的,權威的、廣眾的道德評價機制是正向的,善惡必須能夠得到應有的獎懲,道德結果最終能夠維持人從善的動機。

不良的道德環境有如下不利影響:一是增加道德成本,中國青年報調查顯示,今天做好事的成本在增加,這個成本不是做好事本身帶來的,而是在做好事過程中產生的、以確保自己不受傷害或引起不必要麻煩的損耗。比如扶起跌倒老人反而被誣陷。二是增加道德教育難度,不良社會道德環境不僅僅會影響到作為教育者的家長,還會直接或間接影響到子女,任何人都不可能獨善其身。因此,國家是道德的最大維護者,要建立一個公正合理的道德環境,核心是道德回報問題,要能夠保障一個人的道德行為有所收益,最起碼不虧本,就是不能讓老實人吃虧。要達到這種目的,必須要建立良性的道德獎懲機制,包括公正的評價、合理的補償以及及時的獎勵(莊三舵:《論道德回報》,《云南社會科學》2005年第6期)。

作為德育主體,同時也作為社會的一員,家長不光要做一個道德的焦慮者,脫離于道德之外,而是置身于道德建設之中,從我做起,從家庭做起,堅定道德信念。不僅如此,家長還需要能夠正確地認識道德現象,提高道德辨識能力:

首先,要知曉我國道德發展的總體趨勢。從根本上說,我國目前道德處于一種調整期,既從傳統的道德調整到與市場經濟相適應的的一種狀態,市場經濟應該是道德經濟,但也極容易受到市場經濟中不道德思想的影響,建立一種新型道德關系需要一個陣痛期、自我糾正期,因此不能有急躁、埋怨的心態,更不能動輒上綱上線。其次要學會看主流,看方向,看未來,保持道德信念,不能為某些媒體所誤導,輕信謠言,更不能成為謠言的制造者。第三,要提高理性分析能力和轉化能力。某些媒體總是喜歡傳播一些負面消息以吸引人們的眼球,自媒體時代每個人都是信息的發表者和受眾,兒童的眼睛是遮不住的,我們不妨帶著孩子一起做深度分析。比如“小悅悅”事件,我們不能只把目光停留在批判社會冷漠上,更應該反思我們應該做些什么;不要光指責當事人,更不能光有一種看客的思想,關鍵要與孩子一起思考:“我要是當事人,我該怎么辦?”“這件事發生之后,我們應該怎么辦?”“如何杜絕這種現象的再度發生?”要告訴孩子,道德是社會最大的公共資本,是一種公共福利,每個人都有善心和善的需求,但往往忽視的了“我”而只在意“他”,這樣的道德是難以建立起來的。

2.不斷調順家庭內部倫理關系

第一,樹立“家”的意識。孟子說:“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孟子:《孟子·離婁上》)中國人高度關注家,將家庭視為精神發育之根,道德成長之根,心靈歸宿之根。莫羅阿說過,“一個朋友能因你的聰慧而愛你,一個異性能因你的魅力而愛你,但一個家庭能不為什么而愛你,因為你生長在其中,你是它的血肉之一部分。”([法] 安德烈·莫羅阿,傅雷譯:《人生五大問題》,三聯出版社1986年版,第40頁)這表明了家對于一個人來說具有天然性歸屬作用,要教育孩子從小樹立這種歸屬(根)的意識,講究親情,懂得感恩,履行責任,為家增光。這是家庭道德建設的起點。

第二,處理好孝與慈的關系。家庭既是道德教育的場所,也是兒童道德實踐的基本場所。家庭中的道德實踐主要體現在不同的道德主體之間,古代稱之為“五倫”:父子、兄弟、夫妻、朋友、長幼。但受計劃生育政策影響,我國家庭結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少子化使得長輩將過多的愛傳遞給子女,從而形成一種“道德不等式”的存在,大約有超過一半(51.6%)的家長認同或基本認同家庭中存在“孝敬長輩不足、疼愛孩子有余”現象。“4-2-1”的家庭結構導致孩子在年幼時期缺乏責任感,而當他年長時家庭將出現了“1-2-4”的結構,一個孩子將要面臨六個及其以上的長輩,要履行對六個人的責任。這對孩子來說是一個極大的道德挑戰。因此,家長日常對待孩子不僅需要“將愛藏起來”一點兒,而且需要調順家庭道德關系,將老人幸福與子女前途納入同一重要地位。

第三,處理好其他關系。夫妻關系和親子關系是家庭德育重要維度,調整好這些關系事關兒童基本價值理念。家庭關系是道德的核心,因為關系中蘊育著情感和責任。家庭關系中最核心的關系是夫妻關系,民主、平等、尊重、體諒是二者關系的基調。

這些關系的維度大致有兩個,一個是愛,就是關愛、關心、關注;另一個是責任,從對方出發,為全家負責。而實踐這些關系主要是通過責任教育來實現,責任的教育要落實到責任的主體和責任內容,勞動是體現責任教育的主要方式。兒童學習是其責任表現,既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家庭乃至社會負責。除了學習之外,還有生活,要讓兒童逐步成為自己生活的主人,不能有等、靠、要的思想,調查顯示,41.4%的兒童沒有良好的勞動習慣,46.7%的家長經常代替孩子做自己力所能及和應該做的勞動。所以,德育必須從承擔義務開始,而義務首先要從家庭開始。

當然,家庭德育的目的不僅僅要教育孩子成為“家中人”,還要成為“社會人”“國家人”,還要處理好社會關系、遵循社會規范。這個過程大致是這樣的:親人關系——熟人關系——陌生人關系。親人關系大致是家庭及其親戚關系,熟人關系包括鄰里、社區、學校內的各種關系,如同伴關系、同學關系、師生關系,這些關系構成了一個人社會生活的基礎,在處理這些關系中他培養了尊重、平等、仁愛、誠信、關心、公正、寬容等品質。

八、統籌協調,重點解決好家庭德育的主要關切

從關系來看,家庭德育屬于社會道德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民族道德素質的提高也必須從每個家庭做起,繼承中國傳統的家國情懷。在向家庭和全社會大力宣傳國家道德要求的同時,關注家庭自身的道德關切。

1.了解國家道德要求,明確家庭道德責任

青少年是祖國的未來,道德素養在人的素質結構中占有極其重要的作用,任何一個國家都會高度重視青少年道德與思想建設。建國以來,黨和政府一直倡導以“五愛”為核心的社會主義公德教育。改革開放以來,在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公民道德建設等內容中系統提出了國家對青少年道德要求。2004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設的若干意見》中規定了學校、家庭、社會對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的主要內容,大致包括: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教育;處理好個人與國家關系基礎上的理想與信念教育;建立在習慣基礎上的良好的道德品質和文明行為。2006年,中央做出了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決定,提出了建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宏偉目標。2012年,黨的十八大又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發展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即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制,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全社會的一項根本任務,家庭也不例外。核心價值觀內容豐富,針對性強,不僅應該成為家庭文化建設的重要內容,也應該成為指導家庭德育的根本指針。

2.重點解決家庭德育的主要關切

倡導家庭作為弘揚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載體,并不是說不需要顧及家庭德育的特點和關切。本次調查顯示,93.3%的家長完全認同或基本認同孝敬長輩是家庭德育最重要內容;家長感到孩子最欠缺的德育類別是心理健康教育(55.9%),尤其是抗挫力亟待提高(占62.8%);在“孝親敬長、尊重他人、明辨是非、興趣健康、懂得感恩、關系適應、責任心”等發展指標對比看,責任心明顯偏低。這里就上面幾個家庭教育關切談談幾點看法。

第一,切實做好孝敬教育。做好孝敬教育,切實將“孝”作為第一大德來重視。家長要明確孝敬的本質,注重其時代性。孝,不僅是物質上的,而且更注重精神層面的;孝,是建立在現代平等基礎上的相互關系,強調人格的對等性,過程的民主性、公正性;孝,是對長幼責任的共同約束,而不是單方面要求,正所謂“為人君,止于仁;為人臣,止于敬;為人子,止于孝;為人父,止于慈;與朋友交,止于信”,通過“上行下效”構建起良好的孝德實踐。

第二,提高子女的抗挫力。抗挫力是孩子面對困難表現出的一種態度和能力,“能夠引領個人在身處惡劣環境下懂得如何處理不利條件,從而產生正面的結果”(田國秀主編:《抗逆力研究:運用于學校與青少年社會工作》,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19頁)。今天孩子脆弱,看似很小的打擊便一蹶不振,令人擔心。提高抗逆力,家長一定要知道孩子的挫折是什么造成的,為什么這些挫折無法逾越。本次調查顯示,約15.3%家長認為自己對子女期望值過高,31.9%的認為偏高,二者合計為47.2%,而且隨著年級的增長這種感覺越來越明顯。以分數及升學為主要評價標準下,許多孩子無法避免“學業失敗”從而產生強烈的失敗感,大約有28.9%的家長認為孩子的學習困難或比較困難,而且在小學三年級就有23.7%的學習不適應者。因此,在改進兒童的學習方式,盡可能提高孩子的學習適應力的同時,改變學業評價觀念是核心。這雖然是德育之外的話題,但與德育息息相關。

第三,抓好勞動教育,培養責任心。調查顯示,在若干常規的道德指標中,排在最后的是責任心,大約有33.6%的家長不認為自己孩子責任心強,培養責任心成為許多家長面臨的重要問題。責任心的培養有很多方法,但核心是在履行責任中培養,在做事中形成責任主體意識。責任包括對自己負責、對他人負責、對社會和國家負責三個基本維度,如果只是對自己負責,那么只能培養自私自利的人,所以責任有利他性責任和利己性責任之分。責任是道德關系的結果,是道德義務的體現,是分工的要求。一個人如果不明確自己的角色、崗位,就不愿意承擔責任,或者不知道如何承擔責任。責任培養需要勞動,需要崗位,但值得注意的是,今天四成(41.4%)的孩子基本沒有家務勞動,而且隨著年齡增長越來越嚴重——三年級39.4%、五年級41.6%、八年級44.3%;46.9%的家長經常或時常代替孩子做家務,這勢必會嚴重影響孩子責任心的形成。開展勞動教育,首先要意識到勞動對人“生成自我價值,獲得自我承認,確立自我意識”(趙榮輝:《勞動教育:兒童確證自我的媒介》,《教育學術月刊》2011年第10期)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其次,需要全社會形成一種尊重勞動、勞動光榮等價值場域;再次,需要從家庭做起,提高對勞動價值的認知,加強家務勞動規范化管理、為孩子設置合適的勞動崗位,在勞動中培養勞動素養(關穎:《少年兒童勞動意識和勞動習慣影響因素的實證分析》,《道德與文明》2012年第1期)。

3.注重從私德教育向公德教育的飛升

道德有私德和公德之分。從調節范圍來看,私德屬于私人領域中的規范與準則,公德屬于公共領域的規范與準則;從調節目的來看,私德主要是利己,公德主要是利他。很明顯,家庭內部關系主要屬于一種私人關系,家庭關注孩子的私德,也就是判斷某種規則是否對孩子有利,但這很容易造成孩子私德較好而公德較差的問題。有些孩子個人衛生習慣很好,但公共衛生習慣很差,亂丟垃圾;有些孩子很孝順父母,但不尊重別人的父母;有些孩子對朋友很好,但朋友跟另外一個人好時心中便不舒服。今天,許多貪官個人品德并不壞,但就是缺乏公共責任,缺乏國家意識,最終導致了違法犯罪。這些都是公德教育缺失的表現,公德教育缺失責任主要在家長。

中國古代比較注重私德向公德的飛升,并指出了“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條轉化的通道。但事實上,中國人的公德心并不高,這個問題很復雜,先不討論,但從“修齊治平”這個邏輯通道看,修身、齊家很好理解,但由此推至治國、平天下就很難了。因為前者是私德內部轉換,但私德向天下轉換時便產生了問題,核心就在于要解決一個“利”字,私德最終回報在于私利,而私利如果不能與公利相一致,最終也會落空。公德教育的核心是注重處理好公利與私利的關系,最好的結果是公私兼顧,人己雙贏。公私存在九種關系:利人利己、利人平己(有利別人,但不損害自己)、利人損己,平人利己、平人平己、平人損己,損人利己、損人平己、損人損己(張洪華:《道德教育的功利性及其啟示》,《中國德育》2009年第6期),我們反對后四種而提倡前五種。因此,必須解決好公私關系。還有就是契約精神,不能光從情感維度來解釋道德問題,而要從理性的角度解釋。最后,就是回到道德本體——人的善心,要存善、養善、行善,最終才能達成至善。當人道德修養還沒有達到至善時,公德之心必須要通過制度約束來實現。

九、著力化解家長德育意識中的內在沖突

中國家長格外關注家庭教育,89.1%家長非常認同“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師,‘子不教,父(母)之過’”的說法,但許多家長對德育內在的認知還存在諸多困惑,這里重點談談本次調研重點牽涉到的兩個問題。

1.德育與智育:以德促智、德智交修

本次調查顯示,在成人與成才關系上,家長的認識大致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是目標與效果的統一,占46.6%。這些家長非常認同“成人比成才更重要,并且做得很好”。第二類是目標正確但效果不佳,他們認同成人比成才重要,但做得不好,約占三成(29.5%)。其余(約23.9%)的可以歸為第三類,包括說不清誰更重要、成人比成才重要以及二者沒有必然聯系等三種情況。很顯然,第三種情況是錯誤的,成才與成人之間存在著必然的聯系,成人有助于成才,成才也有助于成人。

首先,成人需要成才來實現。什么叫成人?就是成為社會和家庭有用之人,這樣的人必須要具備一定的才能,沒有才能空喊道德是不可想象的。要想做有德之人,必須要有一定的才能作為保障,當前這樣的一個學習化社會里,一個知識經濟時代,如果一個人沒有充分理由不學習而智力上被時代拋棄,這也是無德之表現,不能跟上時代,如何叫有德呢?其次,有才必須要有德,才如同狂奔的野馬而德猶如韁繩,才高而德疏者必定要出現問題。最后,如何才能形成德與智?這可能是教育者必須要回答的問題,比德智關系本身更重要。筆者認為正確的理解是以德促智、德智交修。簡單地說,德性,主要表現為對自己、對家庭、對社會的愛與責任,如果一個人明白了這樣的關系,就會明白學習的道理,會增添學習的持久動機。如果一個人只知道為自己學習,目的在于實現純粹的對他人的超越,可能也會學得很好,但絕不可能體會到學習帶來的快樂,也不能理解自己真正的價值。按照人本主義來說,如果一個人能夠超越功利主義,真正體驗到真善美,他就會獲得一種“高峰體驗”:一種來自于對社會和他人貢獻而產生的愉悅和幸福感,這是其他底層滿足無法取代的。所以,在解決成人與成才關系上,家長一定要教育孩子弄清楚學習的價值觀,然后便會形成持續的、理性的學習動機,才能成為學習的成功者。

【鏈接1:司馬光談德智關系】是故才德全盡謂之圣人,才德兼亡謂之愚人,德勝才謂之君子,才勝德謂之小人。凡取人之術,茍不得圣人、君子而與之,與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何則?君子挾才以為善,小人挾才以為惡。挾才以為善者,善無不至矣;挾才以為惡者,惡亦無不至矣。愚者雖欲為不善,智不能周,力不能勝,譬之乳狗搏人,人得而制之。小人智足以遂其奸,勇足以決其暴,是虎而翼者也,其為害豈不多哉!夫德者人之所嚴,而才者人之所愛。愛者易親,嚴者易疏,是以察者多蔽于才而遺于德。自古昔以來,國之亂臣,家之敗子,才有馀而德不足,以至于顛覆者多矣,豈特智伯哉!故為國為家者,茍能審于才德之分而知所先后,又何失人之足患哉!

2.德育與個性發展:德性是個性的核心

在道德約束與個性發展之間,本次調查顯示,三成(30.3%)家長擔心立規矩(道德約束)會制約孩子的個性,31.4%的家長表示有點兒擔心。立規矩與個性發展之間的確存在一個教育性的問題,不恰當的“立規矩”和對個性不恰當的理解,都會出現問題。

個性之所以非常重要,其前提是人與人是不同的,不僅其天然素質不同,出生后成長的環境也不同,尊重這些不同,就是尊重個性;尊重個性,是尊重生命的不同樣式。個性之所以重要,更在于人的創造性,尊重個性根本上說是尊重人的創造性,尊重人創造性地理解這個世界、改造這個世界,使得這個世界更加符合人性。

個性與共(社會)性關系是教育中的一個大問題,道德是社會共同要求,而個性是個體內在的要求,二者存在著一定的矛盾和對立,但又是相互依存的。如果沒有社會性,個性將沒有邊界,或者會越過邊界損害到其他人的個性之中;如果沒有個性,不尊重個性,個體就會失去自我,共性也就失去了意義,更無從談起。從個性與主體性關系來看,個性是人主體性中獨特性部分,不能等同于主體性,“個性是而且只能是主體性在個體身上的獨特體現,是個體主體在對象性關系中所具有的獨特品質、地位和作用的總和。”(朱志勇:《人的個性: 涵義、類型與價值》,《社會科學戰線》2007年第5期)個性與共性不是對立的,個性中的獨特性也不是無條件的,這種獨特性必須是在公共允許范疇內才能德育存在,獨特性不是無邊界的。所以,立規矩與揚個性總有個尺度,尺度的關鍵在于所立的規矩和所揚的個性是否符合價值理性。當規矩成為制約人的健康發展,或者立規矩本身是無道德行為,它會制約人的發展而非法;當兒童以個性為名,無視道德存在,這種個性也是無效而非法的。

個性是獨特性而非唯一性和排他性,人為的個性,故作姿態不是個性;個性是穩定的素質體現,但也非一成不變、永遠靜止的東西;個性對于個人很重要,但對于教育者來說也并不是說不應該加以引導以至于向著更好的方向發展。個性一定是有價值的,這種價值不僅僅在于滿足主體需要,也要滿足類主體需要,甚至還在于滿足于客體世界與主體世界關系的需要,這種需要的最高境界就是促進人的創造性發揮,逐步實現人的超越,逐步實現從自在的、自為的人朝著自由的人的轉變。

十、回到原點談德育:加強道德實踐,重構合理生活

家庭德育最終要落實到實踐層面,要通過方法改進來實現德育的突破。關于方法,家長大致存在以下問題:第一不需要、不懂得方法或方法誤讀,第二方法錯誤、低效、無效,第三過度倚重方法而輕視環境;第四理念與方法對立,重理念輕方法,重方法輕理念,理念與方法不對路。所以,方法問題其實是方法論與操作策略的合一。筆者認為,家庭德育改進,根本上要注重家庭本身價值,回到家庭談德育,回到德育主體談德育,重構家庭合理生活。

1.注重家庭建設

什么叫回到家庭?其實就是回到家庭價值、家庭生活和家庭關系之中,只有把這些問題厘清了,家庭德育才能得以實現。為什么要回到家庭談德育改進呢?因為家庭生活、學校生活和社會生活構成了生活的全部,但家庭生活是根本,通過處理家庭關系、遵循家庭禮儀、履行家庭責任打下了兒童道德的底色。回到家庭就是要回到以下兩點:

一方面,要高度重視家庭功能,即注重人的“家存在”方式及家在人幸福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家存在”是相對于西方的個人存在和社會存在而并立人的存在方式,核心意義在于指出了家對于一個人生命的價值。參見笑思:《家哲學》,商務印書館2010年版)。家對于中國人來說是具有本體論意義的組織,但受個人主義、家庭小型化等因素影響,家庭的重要性在不斷降低,直接影響到人的社會質量和教化功能。改進家庭德育,首先就是要注重家庭功能,理順個人與家庭的關系,重視家庭建設,讓流浪的人心回到家庭中。其次要充分發揮家庭的教化功能。家庭是社會的細胞,也是社會的寫照,家庭倫理具有拓展性,在引導子女家庭化的同時,推進社會化進程。重視家庭,關鍵要反對個人主義和實用主義觀點,一個人如果只顧及家庭給自己帶來的利益,或者只因為家庭可以給自己帶來利益而注重家庭的價值,維護家庭的存在,這樣的人對待國家和集體不同樣可以秉持這種實用主義觀點嗎?這種人作為社會的公民不也是不可靠的嗎?因此,回到家庭談德育,就是要堅持現代家庭價值觀念,進而推至社會,實現私德向公德的飛躍。

【鏈接2:東西方家的區別】西方人要家更多地是為了社會。孩子在家,被個人化、社會化。在家更是為了離家。生活更是為了工作。夜晚更是為了白天。對東亞人,則外出是為了家內。孩子在家,被家庭化。于是,出門更是為了回家。工作更是為了生活。白天更是為了夜晚(笑思:《家哲學》,商務印書館,2010年《自序》第11頁)。

另一方面,要重構家庭的生活方式。現在的家庭生活是一種單向的、上一輩無償服務于下一輩的愛的傳遞過程,下一代對上一代從家庭中的獲取總是要大于他們對家庭的付出。這是權利與義務的不對等,因此要高度重視家庭成員履行家庭義務。有研究發現,今天家庭現代化并不是單純的注重家庭整體利益的家庭主義向著注重個體利益的個體主義的線性轉化,而是既注重家庭價值存在(家庭利益、榮譽、情感等),也注重自己在家庭中的利益和自由,這種現象稱之為“新家庭主義”(康嵐:《代差與代同:新家庭主義價值的興起》,《青年研究》2012年第3期)。但我們必須認識到,這種所謂時髦的構想在事實上和邏輯上都是不通的,也就是說,注重家庭其實為了注重家庭給自己帶來的利益是不可能長久的,不能作為未來家庭價值的應然取向。因為這種取向是建立在親代保守著傳統家庭主義基礎上的,不難想象,子代如果抱著這種思維,當他們成為親代時,如果他們的子代也是同樣的想法,這種家庭價值觀還可以繼續下去嗎?回到家庭談德育,就是要重塑家庭整體價值觀,構建基于親情和理性的親子關系和夫妻關系(李茂森:《家庭道德建設是倫理實踐的第一步》,《中國人民大學學報》1999年第3期),在承擔家庭道德責任與義務中逐步完善家庭生活。

2.尊重家庭德育中兒童的主體性

主體性德育,就是指教育者根據社會發展和人的身心發展規律,以人的需要為出發點,強調受教育者的主體地位,尊重其主體人格,有目的、有計劃、有步驟地引導和激發受教育者主體的自主性、能動性和創造性,培養受教育者道德主體意識,培養其道德主體能力,促進德性發展,形成主體性道德人格的教育活動。

誰是德育的主體?如果說有兩個的話,那么就是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對家庭來說就是家長和孩子;如果說只有一個的話,那么只能是受教育者、孩子。尊重德育規律,首先就是要尊重子女是德育主體這個規律,注重德育的自我建構。主體性德育就是以兒童(主體)為本的德育,是一種自律與自覺。皮亞杰認為,德育是由他律到自律的過程,德育需要他律,但他律只是手段,是促進自律的途徑,他律只是在“前運算階段”和“具體運算階段”起著主導作用的德育手段。隨著兒童年齡的增長,兒童的主體性需求不斷增加,兒童就會對已有的德育觀念進行一番反思和重構,作為家長等教育者,需要尊重孩子主體的獨立的選擇權、表達權和內在的德育需求。

回到主體談德育,首先在德育過程中需要建立平等、民主的氛圍,滿足孩子的表達權和發言權。德育的主體性其次表現為主體對德育觀念的表達,教育者似乎信心滿滿地重復著我們的“成人之道”,但受教育者未必能夠相信。只有建立平等與民主的氛圍才可能使德育成為一個心與心的交換的過程。平等與民主是現代公民社會的本質特征,也是德育的前提保證。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孩子有表達的需求,盡管可能是錯誤的,但如果不允許表達,“憋”在肚子里,是無法自我消化掉的,要么造就憋屈的臣民,要么造就無理性的暴民,很難成就一個現代公民。教育中建立起來的親密的親子關系,能夠很好的促進情感的交流和行為的互動,有助于建立良好、和諧的人際關系,為德育的實施提供便利條件。受教育者的主體性就是在民主的氛圍中、在互動的實踐中通過教育者的引導得到激發和引導的。其次,以滿足主體(受教育者)的道德需要為基點。德育需求可能來自于兩點,一是內在的道德需求,即任何人都有一種良知的需求;二是交換的需求,道德一個重要的功能就是處于交換的需要,是一個社會最好的財富,它對于遵守者會給予平等的回報,讓每個人受惠。注重兒童德育主體性,最終還是為了實現自我教育。

當然,談及主體性不應該對主體進行無限制的夸大,既要顧及到人在與自然、社會交往中主體性缺失,也要慎防主體性的僭越,對于兒童而言,還要提防成長中的主體性代替真正的主體性。

3.在對話中構建德育

回到主體,將道德落到實處,一是要回到主體實踐之中,二是回到主體間的對話之中。先談主體間的對話。

“對話是雙方相互理解的過程”,表現為“敞開”“接納”“承認”和“包容”(金生鈜:《理解與教育——走向哲學解釋學的教育哲學導論》,教育科學出版社1997年版,第131頁)。在家庭道德對話中,有三個基本條件:其一,以關懷為基礎的對話環境。家長與孩子之間第一層道德關系不是平等,而是關愛或關懷,也只有關愛才能實現真正的平等。關懷關系下,家長并不是真正關心孩子所說內容的對與錯,而是更加關心他為什么這么說。不要使得對話剛剛開始就堵了回去,一下子把話說死。比如,當發現孩子在偷偷抄襲別人的作業以應付老師時,家長第一反應不應該是把這種行為視為“大逆不道”,而是要從孩子的立場思考他為何這樣?是不會?是偷懶?還是作業布置的不合理?我想沒有一個孩子不愿意獨立及時地完成老師布置的作業,之所以這樣做一定會另有隱情。只有站在孩子的立場,把對話的基調定下了才能與孩子進行充分的交流。

其二,平等和可靠的語言機制。對話是什么,一定是你來我往的意義互動,因此平等的說話機會非常重要。雖然不主張親子關系的第一要素是平等關系(尤其是低幼年齡),但是平等仍然是親子關系的基本內涵以及發展的方向,尤其是對話過程中應該秉持的基本原則。盡管對話過程中可能會發現孩子在狡辯、在隱瞞,但是讓孩子把話說出來并進行自我辯護非常重要。青春期的孩子直接或間接地會向父母提出疑問——“我為什么要聽你的”。這可能會讓父母大為光火,甚至認為這是大逆不道。理智的父母應該讓孩子把話說完,并鼓勵他進行辯護:說說你為什么不想聽父母的?有什么道理?你到底想聽誰的?如何保證你思想和行為的正確性?如果出了問題應該怎么辦?你知道監護人的含義嗎?等等。平等對話關系就是要建立一種主體間的對話方式,讓孩子學會對話,學會理智地分析問題,做出決定。

其三,達成雙方相互包容基礎上的道德共識。關懷也罷,平等也罷,都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建立一種基于理解基礎上的道德共識。道德共識是道德教育的基本目的,是在關懷、交流、質疑、求證、反駁、解釋等基礎上的建構過程。還以“我為什么要聽你的”為例,孩子之所以提出這個問題,確實有“反抗”的成分,但這也是其內心里真實的疑問,又是其主體性成長的一種表現,是“他律”道德階段朝著“自律”道德階段發展的內在要求。這個問題可能會帶來兩種不同的結果:解決得好,孩子能夠建立一種良性的、理性的自律觀,形成真正的道德主體,形成自主意識;解決得不好,孩子可能會導致內心逆反但表面服從的偽道德,或者會內心與表面都逆反的反道德。好的結果是在充分對話基礎上獲得的,這個過程中家長會“明智”地將道德決定的主體轉移給孩子,孩子也慢慢會“明智”地感覺到道德決定權的獲得更多的是一種責任和能力。在巴赫金看來,對話是“雙聲語”,是蘊含著兩個聲音的話語,既指向說話者本人,又指向聽話者一方。這是充滿著沖突和爭辯的語言,是一種充滿了張力的話語。這樣才能形成“多聲”現象,從而產生“復調”,使得“獨立的聲音結合在一個統一體中”(朱小蔓:《關于負責人的道德主體如何成長的一種哲學解釋——基于對巴赫金道德哲學的解讀》,載于《關注心靈成長的教育:道德與情感教育的哲思》,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2年版,第209頁)。這個過程對家長來說是一種解放,對孩子來說是一種成長。

4.加強道德實踐

道德(善)是否可教,這是教育中的一個永恒話題,蘇格拉底“美德即知識”論說似乎消除了這個問題的疑慮。美德既然是知識,知識是可教的,因此美德可教。但如果把上述話題變換一下我們就會對這一論斷提出質疑:美德是可教的,我們能向教自然科學知識那樣教美德嗎?其實,美德可教,是指美德知識可教,美德知識可以促進美德的形成,但二者畢竟不能完全劃等號,美德知識不能代表美德本身,美德重在行動,行動可以通過知識來引導,但行動只能在做中學到。

人的主體性根本上來說是實踐主體,人在改造客觀世界的過程中也改造了人自身,道德主體必須回到道德實踐中去。所謂的道德實踐,是指在德育過程中能夠促進人的德性成長的實踐活動。通過道德實踐可以使個體對蘊含著人與人、人與社會的道德規則有更加深刻的理解,只有個體深刻理解了這些規則才可以把這些轉化為個人的道德要求,在體現這些要求的社會關系中使這些規則得到實現,這樣才能為個體的德性形成提供基礎。道德認知、道德信仰,最終要落實到實踐中,而落實到實踐的過程是道德責任(義務)的承擔。所以,德育改進必須要回到實踐層面才能真正實現。

魯潔教授認為:“實踐性是人的本質規定性,具有實踐本性的人之生成是道德教育之指向。‘做’才能成人,人要‘成為人’,必須學習‘做人’,必須講究‘做人之道’。生活論意義中的‘成人之道’,是使道德從遠離人的存在和生活世界的抽象理性的規范體系重新回歸為人類生存的自覺意識,它所關注的是怎樣使人活得更像一個人,它所確立的是人的生活原則和根本方向。走上道德所鋪設的成人之道,偶然的人才可能轉化為必然的人。”(魯潔:《做成一個人:道德教育的根本指向》,《教育研究》2007年第11期)家庭中更是這樣,本次調研發現,許多家長認為孩子懂得孝順。但事實上,孩子們又往往不愿意付諸行動,只是停留在觀念層面,認同這種說法而已。因此,家庭德育的改進首先要讓孩子“做”。什么是“做”?就是承擔應該承擔的責任,說白了就是要勞動,承擔自我服務的勞動,還要承擔家庭“公益”勞動,也要逐步走出家庭承擔社會公益的、公共的有益的勞動,沒有勞動,古猿不可能變成人;同樣,沒有勞動,自然人很難成為合格的社會人。

道德從最高層面固然有絕對性,但在實踐中道德更強調相互性非單向性。道德的相互性就意味著每個人都應該承擔相應的道德義務。諾丁斯將道德的核心視為關懷,但關懷實質上就是對某事的責任感和對某人的牽掛感(朱小蔓:《諾丁斯以關懷為核心的道德理論及啟示》,載于《關注心靈成長的教育:道德與情感教育的哲思》,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2年版,第209頁)。《大學》說:“為人君,止于仁;為人臣,止于敬;為人子,止于孝;為人父,止于慈;與朋友交,止于信。”在這里,君、臣、父、子、朋友,每一種角色都有各自在倫理道德層面上所必須承擔的義務和責任,即:當領導的,要仁義;做下屬的,要敬愛;為人子女,要孝順;做父母的,要慈愛;朋友之間要講信義,各種不同角色之間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并無高低貴賤之分,并且責任非常明確。這是中國古典倫理的基本精神和精華。

注:摘編自洪明主編的《回到家庭談德育——我國家庭德育狀況及改進研究報告》,中國青年出版社2013年版。

責任編輯:洪明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研究所供稿)

讀者讀過此文章
25选5 赖子天津麻将苹果手机版下载 爱玩棋牌官网下载安装 广东麻将怎么打图解 325棋牌官网 熊猫麻将辅助苹果版 信誉棋牌中心下载 光大彩票充值 重庆快乐十分最快开奖 一定牛彩票下载最新版 广西快3走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