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选5|25选5开奖记录

青少年研究中心

當代青年對意識形態的網絡認同與共青團網絡輿論引導工作調研報告

發表日期:2015-11-11作者:編輯: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出處:青研中心科研管理部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

“共青團網絡輿論引導工作研究”課題組

 

共青團參與網上輿論引導工作,是習近平總書記和黨中央在謀劃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過程中交給共青團的明確任務,是共青團把握住“三個根本性問題”、破解好“兩大戰略性課題”的必然要求,也是當代青少年健康成長的客觀需要。為科學了解當代青年對意識形態的網絡認同情況與共青團網絡輿論工作的進展,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于2015年9月至10月,在北京、上海、吉林、河南、廣東、四川、福建和貴州共8個省(直轄市),對3840名14-35周歲的青年進行了問卷調查;在北京、上海、吉林、河南、廣東、貴州、湖南、河北等8個省(直轄市)進行了20余場180余名青年的座談訪談。本次調查采取分層隨機抽樣的辦法確定被調查者與調查對象網絡填答問卷相結合的辦法,共發放調查問卷3840份,回收調查問卷3208份,問卷有效回收率為83.5%。

一、當代青年葆有強烈的愛國情感,近八成青年認為自身價值觀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相一致;大部分青年坦陳自己是愛國主義者,抗戰勝利日大閱兵、《南京大屠殺》、《建國大業》等重大社會文化現象和事件能有效激發青年的愛國情感

愛國主義是中華民族精神的核心,愛國主義首先表現為對自身民族身份和國民身份的認同。調查結果顯示,有87.6%的青年為作為一個當代中國人而感到自豪,其中,認為“非常自豪”的比例為48.2%,認為“比較自豪”的占39.4%。從“80后”和“90后”的代際比較看,認為作為一個當代中國人而感到自豪的“80后”的比例是88.1%,90后的比例則是87.3%。從統計意義上看,“80后”和“90后”在民族自豪感方面的差異并不顯著。2006年全國青年調查結果顯示,青年中認為作為一名中國人值得驕傲的比例為85.5%。對民族自豪感的代際差異分析發現,“70后”和“80后”具有統計意義上的明顯差異。其中,“70后”中認為作為一名中國人值得驕傲的比例為83.7%,“80后”中的相應比例則為86.9%。對比前后相隔10年的兩次調查可以得出兩個基本結論:一是不同時代的青年總是懷有強烈的愛國情感,總是有超過八成將近九成的青年總是葆有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和愛國熱情。二是“80后”比“70后”中擁有民族自豪感的比例更高并有明顯的代際差異;從縱向對比看,“80后”中懷有民族自豪感的比例在不斷提高;“80后”與“90后”中擁有民族自豪感比例差異不明顯。由此可以看出,隨著時代的發展和經濟社會的不斷進步,我國青年群體中擁有民族自豪感的比例不斷提升,“80后”和“90后”比“70后”的愛國熱情更為熾熱。

中國夢是全體中國人的共同夢想,又為每一個中國人創造了實現自己夢想的機會。越是多元化的社會,越是多元化的選擇,當代青少年就越需要中國夢的指引。中國夢對青年發展具有深刻影響,青年認同并積極為中國夢的實現而努力奮斗。調查結果顯示,有70.9%的青年認為中國夢與自身理想相匹配,也就是說,超過七成的青年認為中國夢包含和凸顯了自己的理想,表明中國夢積極吸納青年夢想,又積極激發青年夢想。中國夢是最鮮明的主流意識形態,青少年對中國夢的認同和實踐,就是對主流意識形態的認同和實踐,就是對我們黨執政合法的認同、確認和維護。有四分之三的青年(75.0%)認為自己了解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更有78.6%的青年認為自身價值觀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相一致。

盡管網絡上存在對愛國主義污名化的現象,但相當多的青年依然旗幟鮮明地表明自己的愛國主義立場。調查結果顯示,在所列的26個網絡社會群體中,有60.4%的青年認為自己是愛國主義者,名列所有選項之首,并高出第二選中率約23個百分點。當前,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政策措施不斷推進,涌現了越來越多的能有效激發青年愛國情感的文化產品。調查結果顯示,有58.7%的青年認為“抗戰勝利日大閱兵” 能有效激發自己的愛國情感,當之無愧地列為能有效激發愛國情感的重大社會文化現象。在一段時間以來受到較多關注和熱議的網絡流行文化產品和電影電視劇中,《南京大屠殺》(54.3%)、《建國大業》(46.2%)、《舌尖上的中國》(44.6%)、《百團大戰》(36.3%)、《戰狼》(31.1%)、《大圣歸來》(20.5%)、《智取威虎山(3D)》(19.7%)、《上甘嶺》(17.0%)、以及《那年那兔那些事兒》(10.8%),都在不同程度上能夠激發當代青年的愛國情感。為此,建議要結合重要時間節點,藝術地再現中華民族曾經遭受的苦難及其鳳凰涅槃,在幫助青年更好地認知和認同黨史國史的基礎上,有利于激發青年的愛國情感,促進青年成為基于理性認同基礎上的愛國主義者。

二、青年總是葆有對政治現象和政治活動的熱情,當代青年的政治參與熱情比上一代青年更為強烈;社會熱點、時政要聞、民生熱點、朋友最新動態、文學歷史人文、明星資訊八卦娛樂是青年在網絡上最為關注的內容;就業問題、創新創業、反腐敗、社會治安、道德缺失、教育公平、拐賣婦女兒童是青年重點關注的網絡議題

在以協商民主推進國家治理的歷史進程中,政治參與具有更重要的現實意義。青年政治參與在政治生態中的表現和作用日趨凸顯,對協商民主和國家治理產生重要的影響。本次調查結果表明,有85. 8%的青年對社會現實狀況保持“非常關注”(26.2%)或“比較關注”(59.6%);對政治現象保持“非常關注”(21.7%)或“比較關注”(55.9%)的比例為77.6%。從代際比較看,“80后”和“90后”在對社會現實狀況與對政治現象保關注方面均無明顯差異,“80后”和“90后”在對社會現實狀況保持關注的比例分別為86.2%和84.7%,對政治現象保持關注的比例分別為78.3%和76.7%。2006年的全國青年調查結果顯示,有54.0%的青年對政治活動感興趣,其中,表示“非常感興趣”或“非常感興趣”的比例分別為10.8%和43.2%。對民族自豪感的代際差異分析發現,“70后”和“80后”具有統計意義上的明顯差異。其中,“70后”中對政治活動感興趣的比例為47.0%,其中,“非常感興趣”和“比較感興趣”的比例分別為8.2%和38.8%;“80后”中的相應比例則為58.7%,其中,“非常感興趣”和“比較感興趣”的比例分別為12.4%和46.3%。對比前后相隔10年的兩次調查可以得出兩個基本結論:一是不同時代的絕大多數青年都很關注社會政治現象,這就說明青年群體總是葆有對政治現象和政治活動的熱情;二是“80后”比“70后”中對政治現象感興趣或關注的比例更高并有明顯的代際差異;從縱向對比看,“80后”中對政治現象感興趣或關注的比例不斷攀升;“80后”與“90后”中對政治現象感興趣或關注的比例差異不明顯。由此可以看出,在一定程度上說,當代青年的政治參與熱情比上一代青年更為強烈。

青年關注和了解黨的最新理論和最新政策,是青年政治參與的重要內容和基本要求。調查結果顯示,有61.4%的青年認為自己“非常了解”(8.9%)或“比較了解”(52.5%)黨的最新理論和最新政策。從青年關注網絡內容看,社會熱點(74.9%)、時政要聞(71.4%)、民生熱點(55.3%)、朋友最新動態(50.5%)、文學歷史人文(31.0%)、明星資訊八卦娛樂(30.3%)是處在前五位的內容。此外,生活休閑(29.7%)、軍事(23.6%)、健康養生(19.2%)、政治經濟話題(18.9%)、科技互聯網(15.0%)、購物美食娛樂(14.9%)、體育資訊(12.5%)、趣味笑話(10.3%)等內容也受到相當一部分青年的關注;另外,旅游資訊(9.4%)、汽車房產(8.4%)、時尚美容(6.3%)、婚戀交友(4.4%)、星相和心理測驗(4.4%)在青年群體中也擁有一定數量的用戶。從對網絡內容的關注情況看,青年采取的是雙關注策略,既積極關注社會生活與政治現象,又積極關注朋友動態與明星資訊。

關注社會生活與政治現象,更容易引起網絡爭論并形成網絡輿論。從青年關注網絡主要議題來看,就業問題(44.3%)、創新創業(42.1%)、反腐敗(41.3%)、社會治安(37.2%)、道德缺失(36.2%)、教育公平(34.0%)、拐賣婦女兒童(30.5%)等是青年重點關注的網絡議題;貧富差距(25.8%)、醫療看病(21.2%)、意識形態(20.9%)、三個自信(16.7%)、社會保障(16.5%)、環境污染(15.1%)等議題也受到相當一部分青年的持續關注;明星八卦(12.5%)、兒童非正常死亡(11.9%)、社會思潮(11.2%)、維權(9.6%)、城市管理(9.3%)、分配不公(8.5%)、恃強凌弱(7.5%)、崇洋媚外(6.0%)、三農問題(4.9%)、社會流動(4.8%)、房屋拆遷(3.9%)、宗教信仰(3.5%)、移民難民(2.1%)等議題,一旦具有較典型的社會事件并在網絡上持續發酵,同樣會容易成為網絡焦點事件并形成網絡輿論。網絡熱點焦點的議題,總是與當前經濟社會結構密切相關。有的網絡議題總會持續,有的議題則會發生變化和轉移。2006年的全國青年調查結果顯示,青年與同事、同學、朋友談論最多的社會熱點問題分別是:就業創業(50.9%)、貧富差距(40.3%)、道德缺失(26.5%)、社會治安(26.4%)、社會保障(24.9%)、反腐敗(22.2%)、教育改革(21.7%)、分配不公(20.9%)、環境污染(20.2%)、醫療改革(13.9%)、三農問題(8.4%)。對比前后相隔10年的兩次調查可以發現,青年就業創業總是最受青年關注的社會議題;反腐敗受青年關注的程度不斷提升,這與近年來對腐敗采取高壓態度有關;社會治安和道德缺失這兩個方面關系到青年成長的外在環境與主體環境,也總是青年關注的重要議題。

三、當代青年網絡新媒體使用呈現出新的結構特征,微信是排在首位的網絡新媒體,即時通訊軟件和微博處在其次,QQ空間和百度貼吧的重要性日漸凸顯,博客、門戶網站、社交網站和社區網站等網絡新媒體的作用趨于弱化

當代青年青睞即時聊天工具、微信、微博、貼吧、社交網站、社區網站、論壇等網絡新媒體,這些網絡新媒體不同程度地嵌入當代青年的日常生活。根據網絡新媒體在青年中的普及率來判斷,當代青年對網絡新媒體的使用大致可以劃分為四個層次。第一層次的網絡新媒體是指在青年中的普及率超過90%,意味著絕大部分青年都使用該網絡新媒體。屬于第一層次的網絡新媒體主要是即時聊天工具和微信,二者在青年中的普及率分別高達96.4%和94.0%。第二層次的網絡新媒體是指在青年中的普及率介于60%至80%之間,主要有微博和百度貼吧,二者在青年中的普及率分別為76.7%和65.2%。第三層次的網絡新媒體是指在青年中的普及率介于50%至60%之間,主要有社交網站和視頻網站,二者在青年中的普及率分別為54.0%和53.3%。第四層次的網絡新媒體是指在青年中的普及率低于40%,主要有門戶網站論壇、博客、社區網站和BBS,四者的普及率分別為38.6%、37.9%、35.5%和21.4%。

從網絡新媒體在青年獲取信息過程中的重要性來判斷,當代青年利用網絡新媒體作為信息獲取渠道大致可以劃分為三個大類。第一類是網絡新媒體的選中率在60%以上,主要有微信、微博和即時聊天工具,三者的選中率分別為69.9%、67.5%和67.2%。第二類是網絡新媒體的選中率介于30%至60%,主要有門戶網站、QQ空間和手機報(手機新聞),三者的選中率分別為52.4%、35.6%和30.7%。第三類是網絡新媒體的選中率在30%以下,主要有貼吧(23.9%)、新聞推送(23.9%)、社交網站(22.0%)、社區網站(21.3%)、網絡電臺電視臺(21.1%)、一般網頁(18.0%)、網絡新聞的評論留言板(12.3%)和博客(11.6%)。

從青年在網絡新媒體進行網絡發帖和網絡爭論的情況來判斷,當代青年運用網絡新媒體作為網絡爭論載體可以劃分為三種類型。第一種是網絡新媒體作為網絡爭論載體的選中率在50%以上,該類型只有微信,以57.0%的比例遠超其他網絡新媒體。第二種是網絡新媒體作為網絡爭論載體的選中率介于25%至50%之間,主要包括QQ空間(34.1%)、微博(28.7%)、百度貼吧(28.3%)和即時聊天工具(27.0%)。第三種是網絡新媒體作為網絡爭論載體的選中率在10%以下,主要有門戶網站(7.5%)、社區網站(7.2%)、博客(6.8%)和社交網站(5.2%)。

從網絡新媒體在青年中的普及率、作為信息獲取途徑的重要性、以及作為網絡爭論的主陣地等三個方面來綜合判斷,微信是排在首位的網絡新媒體,即時通訊軟件和微博處在其次,QQ空間和百度貼吧的重要性日漸凸顯,博客、門戶網站、社交網站和社區網站等網絡新媒體的作用趨于弱化。

四、當代青年對意識形態領域的斗爭和網絡輿論斗爭有較清晰的認識;部分青年對網絡謠言采取了積極的斗爭措施,但大多數仍處在沉默狀態

意識形態領域的斗爭是一種客觀存在,并不會跟隨經濟全球化加劇全球一體化進程而改變。我國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斗爭中,經歷了從反意識形態滲透的被動防御階段到社會主義意識形態重在建設的主動預防階段。在社會主義意識形態重在建設的新階段,我們既要學會如何更好地進行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建設,又要面臨新媒體帶來的意識形態建設的新挑戰。在當代青年看來,我國意識形態領域的斗爭激烈,持此看法的青年比例占69.0%,其中,認為“非常激烈”和“比較激烈”的比例分別是18.5%和50.5%。推進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建設,贏得意識形態領域的斗爭,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調查結果顯示,超過八成的青年(81.1%)贊成“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這就表明青年對意識形態領域的建設策略有清醒的認識。青年是意識形態領域競爭的重點爭奪對象,青年無法置身意識形態領域斗爭的事外,40.1%的青年明確表示,西方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滲透離自己“比較近”(31.0%)或“非常近”(9.1%);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有49.1%的青年則認為“比較遠”(11.5%)或“非常遠”(37.6%)。也就是說,明確感知到意識形態領域斗爭的青年比例低于未能有效感知到的青年比例。

調查結果顯示,78.3%的青年贊成“互聯網已成為意識形態斗爭的主戰場”的說法。鑒于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嚴峻性和復雜性,85.1%的青年認為有必要建設一支正面倡導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網絡隊伍。我國的網絡發展和網絡治理面臨著諸多挑戰,網絡空間的治理和清朗、網絡的創新和發展,都要依靠青年的力量。有76.8%的青年贊成“青年人是網上意識形態斗爭勝負的關鍵”的說法。網絡謠言是網絡輿論中的癬疾,要依靠青年提升辨別網絡謠言的能力、自覺抵制信謠傳謠、積極與網絡謠言作斗爭。對于能確認是網絡謠言的內容,有41.1%的青年會進行堅決抵制,31.9%的人會不看不傳,20.4%的人會偶爾看看,還有1.3%的人會經常看。如果親友在他們的微博或微信中傳播網絡謠言,有58.3%的青年采取不信不轉的方式,23.7%的青年私信勸阻的辦法,6.3%的人則會公開制止,有3.7%的人則會主動舉報,有2.2%的青年會隨手轉發。制止網絡謠言,需要廣大青年進行針對性的事實史實澄清或理論廓清,通過事實真相粉碎謠言生存的根基。調查結果顯示,76.3%的青年從嚴沒有就網絡謠言等發表過300字以上的辯駁網絡文章或帖子,有16.5%的人發表過1-2篇,發表過3-5篇、6-9篇、10篇及以上的青年比例分別為4.2%、1.0%和2.0%。由此可以看出,在積極與網絡謠言進行斗爭方面,大部分青年尚是沉默的大多數。

五、當代青年對共青團和青年在網絡輿論中的責任認知比較準確,青年網絡文明志愿行動的參與率最高,近七成青年比較認同各級團學組織微博、微信或網帖的內容,青年轉發團學組織微博微信的主要內容主要包括國家大政方針、團學工作動態和團學活動信息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團組織和團員青年在網絡建設、網絡治理、網絡發展中的積極作用。為此,有80.2%的青年認為,必須把共青團的先進性和擔當延伸到網上;同時,有近七成的青年(68.1%)贊成“參與網絡輿論斗爭是團員青年的職責所在”的說法。要想在網絡輿論斗爭中取得勝利,必須組建一支敢于打輿論戰、善于打輿論戰、樂于打輿論戰的專業性隊伍。調查結果顯示,85.1%的青年認為有必要建設一支正面倡導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網絡隊伍。在我國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主要力量中,有58.5%的青年選中共青團,列在第一位;其次是黨委宣傳系統(53.7%)和各級黨委(52.0%);媒體從業者(48.5%)和文明辦系統(42.6%)的選中比例也較高;另外,各單位信息員隊伍(29.4%)和專家學者(26.7%)也應在網絡意識形態建設中發揮積極作用。由此可以看出,當代青年對共青團和青年在網絡輿論中的責任認知比較準確。

共青團系統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舉全團之力加強網絡宣傳引導工作。在共青團開展的網絡工程或網絡活動中,青年網民參與過的實際是:青年網絡文明志愿行動以46.6%的選中比例列在首位;其次是陽光跟帖行動(19.6%)、我為核心價值觀代言(18.5%)、青微工程(16.8%)、我和國旗合個影(15.9%);我來護苗活動(14.2%)、青年好聲音系列網絡文化行動(13.6%)、指尖護衛大閱兵(8.5%)、打擊網上暴恐音視頻(5.9%)等活動的參與比例則相對較差。從整體情況看,有三分之二(66.7%)的青年網民參加過一項或多項共青團開展的網絡宣傳引導工作,但有三分之一的青年網民(33.3%)沒有參加過任何一項。共青團開展網絡輿論工作之后,對青年網民產生了諸多積極影響,主要表現在:提高了青年網民對共青團職能的理解(59.3%)、提高了青年網民與黨中央保持一致的自覺性(47.5%)、提升了青年網民的政治敏銳性(43.8%)、提升了青年網民對國家方針政策的理解(42.9%)、以及提高了青年網民對青年責任的認識(41.4%);另外,青年網民還反映,共青團輿論引導工作增強了他們的愛國主義情感(35.9%)、強化了對意識形態斗爭的認識(33.0%)、提高了辨別是非能力(32.6%)、以及提升了理論素養(30.1%)。

共青團不斷加強各級組織和團干部的微博、微信平臺建設,構成了微博、微信世界中的重要官方力量。從青年網民轉發各級團組織和團干部微博、微信的內容看,排在前六位的分別是:國家大政方針(43.4%)、團學工作動態(42.6%)、團學活動信息(41.1%)、各級團的決議(33.6%)、青春奮斗故事(32.6%)和各級黨的決議(32.6%);處在轉發內容第二層次的主要有:青少年維權活動(25.5%)、反擊網絡謠言(23.1%)、生活知識(22.1%)、黨史國史故事(20.7%);處在第三層次的分別是:科技知識(17.2%)、發展成就故事(17.1%)、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內含要求的理解(14.6%)、青少年政策(10.9%);處在第四層次的則有青少年發展狀況(9.9%)、歷史上的青春人物(9.9%)和青少年發展指引(9.0%)。對網絡傳播內容的認同是產生網絡輿論影響的基礎。調查結果表明,有19.1%的青年網民全部認同各級團學組織微博、微信的內容,50.5%的人是大部分認同,9.3%的人是小部分認同,有2.8%的人則是全部不認同,還有18.4%的人持說不清態度。在主動轉發各級團學組織的微博或進行網絡發言時,有35.7%的青年網民會全部實名,有20.4%的會全部匿名,有34.8%的人會根據內容來決定是否實名,還有9.1%的人會根據網站來決定是否實名。在24.2%的青年看來,共青團在網絡輿論引導中的作用發揮與其地位非常相稱,有51.4%的人認為比較相稱,認為“不太相稱”和“很不相稱”的比例分別為8.7%和2.9%。青年網民對2014年以來共青團把握網絡輿論的熱點焦點能力的評分為6.61分,在網絡輿論中議題設置方面的能力的評分是6.63分,在網絡輿論中敢于亮劍能力的評分是6.88分;對2015年以來共青團在網絡輿論中堅持“在重大問題上不失語,在關鍵時刻不失聲”的效果為6.94分,共青團在網絡輿論環境建設方面作用發揮的情況的評分是6.84分。總體來看,青年網民對共青團網絡輿論工作的評價介于及格與良好之間。

綜合這些情況看,共青團微博、微信系統尚處在闡釋和傳播黨的理論和大政方針、以及從事組織動員與工作動態的階段,與青年網民相對獨特需求方面存在一定差距。共青團和團干部微博、微信的內容提供方面,應在青少年維權、青少年政策、青少年發展及其指引方面下大功夫,通過提供與青少年發展密切相關的內容來進行有效的議題設置,提升青年網民對共青團和團干部微博、微信的忠誠度,不斷擴大對青年網民的覆蓋面和影響力。

讀者讀過此文章
25选5 990888藏宝阁开奖资枓 澳门3分彩计划 北京pk赛车人工计划 双色球如何看走势图 梦幻国际棋牌看牌抢庄 彩票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北京pk10走势技巧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 赌场压龙虎技巧 牛牛看牌抢庄做庄胜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