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选5|25选5开奖记录

青少年研究中心

新媒體與少年兒童性別社會化研究

發表日期:2016-01-20作者:編輯: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出處:

新媒體與少年兒童性別社會化研究

一、新媒體時代少年兒童性別社會化的特點

1.新媒體成為性別社會化的一個重要途徑

少年兒童的性別社會化,和其他的社會化過程一樣,是一個雙向的互動過程,一方面社會通過各種組織機構對兒童進行教化引導,另一方面,少年兒童也會主動學習性別規范,家庭、學校、同輩群體以及大眾傳媒都是少年兒童參與社會學習的重要途徑。現代社會,大眾傳媒日益在人們生活中占據重要的地位,因而也成為社會化的載體中越來越重要的一支力量。而新媒體以其形式豐富、互動性強、渠道廣泛、覆蓋率高、精準到達、性價比高、推廣方便等特點,在現代傳媒產業中占據越來越重要的位置,其影響力也在逐漸超越傳統媒體,迅速躋身少年兒童社會化的重要途徑之一,成為影響少年兒童社會化的重要力量。本次“新媒體與少年兒童社會化”調查顯示,95.3%的孩子有上網經歷,電腦、手機等上網工具成為青少年的必備。新媒體中呈現出來的性別圖景,為少年兒童的性別社會化提供了一個豐富異常的場合。由于學生接觸新媒體時間長、途徑多,新媒體中的各類性別角色形象深入這一群體,成為指導他們日常行為的模范,自覺或者不自覺按照性別模式成長自身的行為標準。

娛樂行業借助新媒體著力打造的各類明星偶像和影視、文學作品中的主人公,就成為少年兒童性別社會化的榜樣。有研究顯示,中學生往往以20-30歲的單身同性為模仿對象(劉錄護:《城市中學生消費中的性別社會化研究——以廣州市某中學60名學生的個案研究為例》,載《青年研究》2009年第2期)。娛樂行業的“造星”運動,不斷推陳出新,打造各類體育明星、影視明星、歌星等通過包裝炒作,塑造出眾多個性鮮明的形象,少年兒童對明星的服飾、言行的模仿,不自覺依照他們的樣子將性別行為內化,形塑自身的性別特征,形成自身的性別認同。而處于消費時代中,性別化消費也在通過無孔不入的廣告推廣進入少年兒童生活的各個角落,其中傳統的性別形象被強化、反復出現,同時符號化的消費不斷地朝兩性的身體進發,不斷挖掘兩性的身體之美,兩性關系都在主體與客體之間不斷轉換,“美女經濟”固然經久不衰,“男色經濟”也開始大行其道。此外,由于獲得信息的渠道更多,更加便捷,當今的時代中,少年兒童對性知識的接觸也遠遠超出了以前所有時代,性規范的多元表達也給“90后”和“00后”塑造出一個更加混亂、迷茫的空間,這些都使得新媒體中呈現出來的性別形象和性別關系,對少年兒童學習性別規范形成性別意識產生了復雜而深刻的影響。

2.新媒體塑造的性別形象成為少年兒童的學習榜樣

在人們社會化的整個過程中,最重要的兩個時期是初級社會化和次級社會化,前者是指個人從出生到12歲期間進行的早期社會化,這一階段兒童主要學習語言和基本的行為模式,而次級社會化從青春期延續到成年期,這一階段主要學習社會規范,形成價值觀。少年兒童即將進入青春期,伴隨生理上第二性征的出現,正是對性別敏感的時期,這一時期對于性別社會化而言尤其重要。這一時期少年兒童性別社會化的首要內容是學習性別規范,進而形成性別認同。社會通過各種方式(如父母形象、男女明星等)為少年兒童樹立性別角色,這些角色成為少年兒童的榜樣。不過青春期的兒童已經逐漸開始反抗家長和學校的約束,更多和同輩群體一起進行性別規范的學習。而網絡已經成為少年兒童生活領域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對網絡的使用延伸到休閑娛樂、學習、人際交往等多個領域,新媒體時尚而便捷,新媒體中塑造的性別角色,往往會成為少年兒童進行性別角色學習的榜樣。少年兒童通過對網絡中的明星形象或者其他典型人物的觀察,辨識其中性別化的時尚特征,進而進行模仿,天長日久,就會加深對這種性別形象的認知,最后達到性別認同。少年兒童的身心特點決定了他們的規范學習中帶有強烈的崇拜性質,很容易受到大眾傳媒的影響,由于他們接觸大眾傳媒的機會多,容易獲得更豐富的特點,他們選擇的偶像往往也具有多元的性質。

3.新媒體為少年兒童參與性別規范建構提供空間

兒童性別社會化,除了要學習社會中固化了的性別規范之外,往往會學習和體驗新的性別規范。在新媒體提供的多元化選擇中,這是不可避免且有積極意義的。新媒體具有參與性的特點,傳統媒體的所謂受眾,也不再僅僅是接受信息,人們可以通過各種方式的參與互動,表達自身的看法,傳統上的弱勢群體如兒童、青年能夠在這里發出聲音,產生深遠的影響(《社會性別研究導論》第二版,北京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新媒體提供了一個自由表達和平等參與的空間,使用者可以隱匿自己的身份,換一種身份增加新的體驗。研究表明,兩性網民都曾經有過以異性性別身份出現在網絡社交場合的現象,其動機在于能夠體驗突破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的約束,獲得在性別社會文化意義上的全新感受(楊宜音、陳午晴、徐冰:《中國網民的社會心理分析》,載《Internet網絡世界》2000年第4期。)。同時,由于少年兒童的性別意識比較模糊,更加容易接受新穎的性別形象和性別關系,而傳統的性別規范中也存在不合理的因素,需要被改變,如“男主外、女主內”簡單化的刻板印象,有待于豐富的性別實踐注入其中。

關于新媒體在人類性別關系上的作用,存在著兩種截然相反的態度。悲觀的態度認為,新媒體仍舊被傳統的知識占據,盡管傳播技術更加先進,但媒體中展現的性別形象和性別關系仍舊是傳統的。媒體仍舊被男性把控,傳統的性別關系仍舊在新的媒體中大行其道,并且因其傳播面廣會強化傳統性別關系,在少年兒童社會化過程中被學習和接受,仍舊會延續下去。而樂觀的態度同樣存在,如沈奕斐認為,因特網是集體創造知識的有力空間,新產生的知識體系涵蓋了邊緣人群的需求,是一種更加柔性、個體性、非男權主義、非工具性的、大眾的體系(沈奕斐:《賽伯空間中的主體技術和性/性別政治》,載《婦女研究論叢》2009年第1期)。新媒體也能因其參與性互動性和虛擬性的特點,使得更多女性參與知識的創造,甚而使青少年自身參與到性別體驗當中。應該說,新媒體通過影響少年兒童的性別社會化過程,進而創立新型的性別關系,這既是一個機遇,更是一個挑戰。

總之,新媒體成為少年兒童性別社會化的一個主要途徑,為其提供性別角色模式,影響性別氣質的建構,增加新穎的性別體驗。同時,青少年這樣在傳統社會中的邊緣群體,有了表達性別觀念、塑造自身形象的空間,也參與到知識的創造中,共同影響性別關系圖景。然而,傳統性別刻板印象的傳播強化,不良的性別形象和不良信息的傳播,都會對性別社會化產生錯誤的引導。

二、少年兒童使用新媒體的性別差異

1.少年兒童上網方式稍有性別差異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2013年進行了“新媒體與少年兒童社會化”課題研究,對少年兒童使用新媒介的狀況及對其成長的影響進行了調查。研究根據地域分布、經濟發展水平、互聯網普及率、城市類別以及調查可及性等因素,在全國范圍內進行了初篩,確定了8個城市作為調查地點,分別是北京、上海、蘇州、大連、重慶、廈門、西安、貴陽。調查共回收有效問卷5928份(以下簡稱“本次調查”)。其中男生47.0%,女生53.0%。在年級分布上,小學五年級12.2%,小學六年級11.6%,初中一年級13.6%,初中二年級11.6%,高中一年級14.2%,高中二年級12.5%,職高一年級14.3%,職高二年級10.0%。調查數據顯示,95.3%上過網,沒上過網的僅有4.7%。首次觸網年齡在10歲以前的比例累計為68.3%。可見,新媒體在少年兒童社會化過程中占據著重要位置,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本部分專門研究了新媒體對少年兒童性別社會化的一些影響。

本次調查顯示,少年兒童上網的情況并不存在明顯的性別差異,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都有95%上過網,并且90%的人在13歲前就上過網。不過男生和女生使用的上網工具稍有不同,盡管男生女生使用的工具前三位都是臺式電腦、手機和筆記本電腦,但男生更多使用臺式電腦上網,女生更多使用手機上網——使用臺式電腦的男生(80.1%)高于女生(69.8%)10個百分點,而使用手機上網的,女生(64.1%)高于男生(53.7%)10個百分點。在上網的地點上,絕大部分是在家(87.8%),其次是學校(27.7%)和親戚家(23.2%),而男生在網吧上網的百分比高出女生將近10個百分點,由于女生更多使用手機上網,她們在路上、餐廳或咖啡廳上網的比例稍高于男生。這里存在差異的主要原因是,男生上網的一個重要目的是玩游戲,因此他們使用臺式電腦、在網吧上網的比例明顯高于女生(見表1,表2)。

表1 少年兒童上網工具使用情況(%)

上網工具

臺式電腦

80.1

69.8

筆記本電腦

44.5

44.1

平板電腦

26.5

27.2

手機

53.7

64.1

其他

5.0

3.1

合計

100.0

100.0

表2 少年兒童上網地點情況(多選,%)

上網地點

學校

24.6

30.5

家里

87.0

88.9

網吧

16.3

7.4

路上

12.0

15.4

餐廳或咖啡館

10.0

12.8

親戚家

24.3

22.2

朋友同學家

21.1

15.6

其他

4.9

5.0

2.少年兒童上網內容存在性別差異

少年兒童上網所做的事情中,涉及了他們生活中的很多內容,比如休閑娛樂、學習、人際交往等等,無論男生還是女生都使用網絡進行廣泛的休閑娛樂和交往活動,不過總體而言,他們的上網活動中體現出明顯的性別差異。

首先,對于上網所做的事情而言,男生占前五位的是:玩游戲(79.3%)、聽音樂(65.7%)、聊天(59.3%)、看視頻(58.2%)、查資料(44.7%);而女生前五位是:聽音樂(71.4%)、聊天(68.1%)、看視頻(59.3%)、查資料(52.6%)、更新微博或空間(47.6%)。男生和女生的上網活動中體現出來更多的是一致,即都主要進行聽音樂、聊天看視頻和查資料這些能夠利用網絡進行的休閑、交際和學習活動,但性別差異已經凸顯,男生打游戲成為首要的上網內容,而女生更新微博、空間等也占據非常重要的內容(見圖1)。

圖1少年兒童上網內容情況(多選,%)

進一步來看,在少年兒童的數字閱讀內容中,呈現出更為明顯的性別差異。如表3顯示,男生進行數字閱讀的前六項內容是:幽默笑話(62.7%)、魔幻動漫作品(40.3%)、歷史軍事小說(31.2%)、娛樂資訊(29.1%)、時事政治新聞(29.0%)和學習資料(27.4%);而女生閱讀內容的前6項分別為:幽默笑話(59.8%)、青春文學作品(45.5%)、娛樂資訊(43.8%)、算命星座(34.8%)、學習資料(32.4%)和經典文學作品(32.0%)。除了男女生都共同高度關注的幽默笑話之外,男生女生也共同關注了娛樂資訊和學習資料。而其他三項內容呈現出高度的性別差異,男生偏愛閱讀歷史軍事小說、時事政治新聞和魔幻動漫作品,表達了男性更注重發展自身的社會性,而女生更多閱讀文學作品和算命星座,表達了女性特質中偏情感藝術的一面。當然,男生對魔幻動漫作品的喜好,和女生對算命星座的關注,和青少年對神秘幻想的好奇心一致。這種好奇心也在形塑自身的性別特征,男生的游戲、動漫作品中充滿男性氣質的想象表達,而女生關注的算命星座,更是和浪漫愛情和對未來的幻想結合在一起。

表3 少年兒童數字閱讀內容情況(多選,%)

數字閱讀內容

時事政治新聞

29.0

22.0

娛樂資訊

29.1

43.8

經典文學作品

22.5

32.0

魔幻動漫作品

40.3

26.9

武俠言情小說

22.5

24.3

同人小說

15.0

20.1

青春文學作品

21.9

45.5

歷史軍事小說

31.2

11.4

算命和星座

16.2

34.8

幽默笑話

62.7

59.8

學習資料

27.4

32.4

其他

10.3

9.5

三、少年兒童性別意識和性別關系的發展

就網絡中出現的與性別有關的內容而言,男生和女生的性別存在一定的差異。如表4所示,總體來看,29.3%的少年兒童認為網絡游戲分男女,更多的(43.8%)則認為不分性別,男生比女生更多認為游戲分性別,男生認為游戲分性別的占31.4%,而女生只有27.4%。對于網絡上出現的“男人很女人氣,女人很野蠻”的圖片或者報道,少年兒童的態度出現三足鼎立的局面,認為正常、不正常和無所謂的大約各占三分之一。這說明,一方面,少年兒童性別意識還在發展中,沒有形成穩定的性別認同,尚存在一定的模糊性。因此,對所謂的性別反常現象態度并不穩定。另一方面,也說明青少年在這一時期的性別意識可塑性很強,網絡中傳達的性別特征會傳達給他們,影響他們自身性別意識的發展。網絡時代中性別氣質表達的多元化,將會對少年兒童的性別社會化產生重要的影響。而區分性別因素之后,女生的態度較男生更為開放,持“正常”和“無所謂”態度的女生均高于男生。

表4少年兒童對網絡上“男人很女人氣,女人很野蠻”的態度(%)

態度

正常

31.3

37.3

不正常

39.2

30.4

無所謂

29.4

32.3

合計

100.0

100.0

總體來看,在網絡的人際交往中,無論男生還是女生,所交網友的性別比較均衡,但男生比女生更多、也更喜歡和異性交往,對網戀的態度容忍度也比女生高。如圖2所示,在網絡交往中,超過一半(52.5%)的少年兒童所交網友的性別是同性和異性相當,但擁有異性網友更多的是男生(17.3%),稍高于女生的12.0%。少年兒童更喜歡和同性交往還是和異性交往?從圖3來看,無論男生女生,兩種性別都喜歡的超過一半,而只喜歡一種性別的人中,喜歡和同性交往的更多(22.4%),多于只喜歡異性的(13.2%)。相對而言,女生比男生更加喜歡同性交往。女生喜歡同性和喜歡異性的百分比分別為:25.4%和8.8%,前者比后者高出近17個百分點;而男生的情況是兩者相當:18.2%和19.0%。由此可知,男生和女生交往和喜歡交往的網友中,有一半人兩者性別相當,女生比男生更加傾向于同性交往。因此,女性在網上受異性排擠的情況也少于男生,僅有不到20%的女生報告曾經受到異性排擠,這一比例比男生低12.4個百分點。

圖2少年兒童的網友交往情況(%)

圖3 少年兒童喜歡交往的網友性別(%)

對于中小學生網戀現象,超過一半的少年兒童持反對態度,也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人表示無所謂,支持網戀的比較少。不過,和異性交往的情況類似,在對待中小學生網戀的態度上,男生比女生的接受度更高,持贊同態度的男生高出女生7個百分點(見圖4)。而持反對態度的則低于女生7個百分點。這些都說明,在兩性交往上,少年兒童主要以兩性均衡交往為主,偏于同性交往,但男生更加早熟,也更加渴望和異性進行交往甚至發展戀愛關系。結合潘綏銘對大學生的兩性交往調查可以知道,在大學生群體中,也存在著以兩性均衡交往為主,男大學生比女大學生更加喜歡和異性交往,對戀愛的態度也較女生更寬容、更主動的情況(潘綏銘、楊蕊:《性愛十年:全國大學生性行為的追蹤調查》,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4年版)。這種交往狀況以及交往態度會從青春期一直持續到成年,逐漸發展為成熟的兩性關系模式。少年兒童在性別社會化的過程中,已經初步接受了這種兩性交往的模式,并在網絡交往中展現出來。

圖4少年兒童對中小學生網戀的態度(%)

四、新媒體時代少年兒童性別社會化的過程性

少年兒童的性別社會化,不僅表現出性別差異,還表現出年齡階段上的差異。由于性別社會化是一個過程性的事件,性別意識的發展和性別交往行為會呈現出成熟度的不同,少年兒童會隨著年齡的增長逐漸向成熟的模式變化。在本次調查中,小學、初中和高中三個階段的少年兒童,就呈現出這種性別成熟度的變化。總體而言,隨著年級的增長,少年兒童的性別意識逐漸增加,少年兒童的異性交往也在逐漸增多,相應地,對異性交往的態度也就越寬容。

首先,分年級來看(見圖5),對于網絡上出現的“男人很女人氣,女人很野蠻”的圖片或者報道,高年級比低年級接受程度更高,無論男生女生認為這種現象正常的都在增加,男生持這種態度的從小學階段的18.7%增加到高中階段的41.0%,而女生則從24.3%增加到43.8%。持無所謂態度的也在小幅增加,男生從小學階段的22.9%增加到高中階段的31.9%,而女生則從23.4%增加到34.5%。相反,認為不正常的則一直在減少。綜合來看,在小學階段,超過一半的少年兒童認為這種現象不正常,但到高中階段,有四成認可,約三分之一的人認為無所謂。

圖5少年兒童對“男人很女人氣,女人很野蠻”態度的分年級情況(%)

另外,從小學到高中,三個年級段中一致的情況是兩性均衡交往(同性網友和異性網友差不多)和異性交往(異性網友多)一致在增多,而同性交往(同性網友多)一致在減少。如圖6顯示,在小學女生中,同性交往超過一半(56.3%),是三種交往模式中比例最高的,而在小學男生中,均衡交往(47.0%)則僅僅稍高于同性交往(44.3%),占據第一位。但到高中階段后,女生的同性交往急劇下降30個百分點,降至26.3%,成為第二位的交往方式,異性交往從小學階段的5.2%上升到12.4%,而均衡交往占據大多數(61.3%)。男生的情況類似,同性交往下降了20個百分點,異性交往上升了14個百分點,但均衡交往卻比初中時期下降了,但仍超過一半(54.1%)。對比男女生情況,還可以發現,在三個階段中,男生的異性交往,比例都高于女生,增長幅度也高于女生。

圖6少年兒童網友交往分年級情況(%)

而在少年兒童喜歡交往的網友性別中,也存在類似的情況。無論男生還是女生,兩種性別的網友都喜歡的,在三個階段都在上升,僅有男生在高中時比初中有所下降。如圖7顯示,喜歡和同性交往的少年兒童在急劇下降,男生從小學的40.3%下降到高中的8.0%,而女生則從53.3%下降到12.5%,相反,喜歡和異性交往的情況在增多,男生從小學階段的5.8%增長到26.0%,而女生則從3.3%增加到10.5%。同樣,在每一個年級段,男生喜歡與異性交往的比例都高出女生,并且增長的幅度也高出女生。

圖7少年兒童喜歡交往的網友性別分年級情況(%)

五、性別氣質的多元表達:偽娘、女孩子和李宇春

在網絡中,人們經常可以看到性別反串的現象,“偽娘”和“女漢子”等詞頻頻出現在少年兒童的談話中。“偽娘”是指男孩按照女性的樣子打扮,行為舉止都像女性;而“女漢子”則是擁有強壯身體或者豪爽性格的女孩子,這種男人做女人樣子,女人做男人樣子的性別反串強烈吸引著少年兒童的目光。此外,還有備受少年兒童追捧的“超女”李宇春。自從2005年獲得“超級女聲”冠軍以來,李宇春以其特有的中性氣質,引起輿論嘩然,盡管爭議不斷,她一貫堅持的中性風格流行至今。李宇春身上展現出來的是一種既不是典型的男性氣質、又不是典型的女性氣質的另類氣質——中性氣質。無論是“偽娘”、“女漢子”,還是李宇春,他們身上所體現出來的都不符合傳統性別觀念的期待。按照傳統的性別觀念,生理上是男性的,就應該體現出男性氣質,剛強、自信、粗魯、不事修飾;生理上是女性的,就應該具備溫柔、軟弱、細膩、愛好打扮的女性氣質。這種性別氣質嚴格對應于個人的生理性別,并且男性氣質和女性氣質是截然對立,除此之外,任何其他的性別表達都會遭到壓抑和排斥,被人恥笑為“不男不女”。然而,隨著網絡空間中個性表達的自由化,人們得以展現出原本在生活中被壓抑的另類性別體驗。不那么男人的男人,不那么女人的女人都能夠在網上獲得自由表達的機會,男孩可以化妝,留長發,舉止輕柔,女孩可以粗獷彪悍,甚至可以“不男不女”。這些豐富多元的性別表達方式,隱匿于生活中,被傳統的性別觀念掩蓋,但在網絡環境中,得到了表達的機會。同時,由于性別反串往往具有戲劇性的效果,更加容易吸引少年兒童的注意,成為他們討論、評價甚至是模仿的對象。因此,“偽娘”、“女漢子”和李宇春被他們討論、評價和模仿就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性別氣質研究的專家表明,人們的心理性別并不是截然分明為男女兩類,而是一個連續譜,典型的男性氣質和典型的女性氣質只是其中的兩個端點,從典型的男性氣質到典型的女性氣質之間,還存在很大的空間。這種性別氣質是指一個人的心理性別,即個人心理和人格特征構成的性別狀態。每一個人都同時具備兩種性別氣質,只不過其中一種也許會比另一種強,如所謂的男子漢身上,男性氣質很強,女性氣質較弱;而所謂的弱女子,不過是女性氣質很強,而男性氣質很弱而已。除了這兩種情況之外,根據個人身上兩種性別氣質的強弱程度不同,人們的性別氣質還有多種其他的表現形式,男性可能會具備較強的女性氣質和較弱的男性氣質,這就是偽娘,女性也可能具備較強的男性氣質和較弱的女性氣質,這就是女漢子。除此之外,還會有兩種性別氣質相差無幾的情況,這便是李宇春身上體現出來的中性氣質。如果一個人身上兩種性別氣質都比較強烈則會具備雙性氣質。

每一種性別氣質中都有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要培養健全的人格,做一個完備的人,需要的是取長補短,而不是要刻意去做某一性別的人。因此,新媒體中性別氣質的這種多元表達,為少年兒童展現出豐富多元的性別體驗,可供他們進行選擇和模仿,進而形成健康的新型的性別觀念,擯除傳統性別觀念的不良影響。但從另外一方面來講,無論是偽娘、女漢子還是李宇春,其另類性別氣質多是通過外表的裝扮和著裝體現出來的,內在的精神品質并沒有表達出來,這種僅注重外表的性別表達流于膚淺,甚至會強化兩種性別氣質中不好的一面,如過分注重外表、粗魯等,這會使少年兒童在進行性別學習的時候,受到不良影響。

六、少年兒童群體中的“偽同性戀”和“腐女”現象

2008年,信息時報稱中學生“同性戀”絕大多數是偽同性戀(新聞“專家剖析:廣州女中學生偽同性戀現象”,《信息時報》2008年7月15日),引起人們議論紛紛,走進中小學校園,可以很容易看到一些舉止親密的同性朋友,并且,同性戀也是他們經常談論的話題之一。不唯中小學生,在大學生和白領群體中,同性戀已經成為茶余飯后的談資之一,“基友”、“拉拉”等詞語已經像口頭禪一樣出現在人們口中,關于同性戀的調侃和笑話不絕如縷。同性戀在我國20世紀90年代還是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群體,如今已經成為人們在網上和生活中的經常話題,甚至在一些中小學生群體中,同性戀成為時髦話題。不少中小學生模仿同性戀的行為,或者互相討論自己的性取向問題。

同另類的性別表達一樣,同性戀也是一種少數人的“另類”行為,經由新媒體的傳播途徑,成為少年兒童關注的話題之一。少年兒童正處于學習性別角色、學習性別交往的關鍵時期,充滿好奇、富于“實踐精神”,青少年對于同性戀的模仿,一方面因為覺得同性戀新奇好玩,想要嘗試一下;另一方面,中小學群體之間的異性交往被學校和家庭嚴格限制,往往和異性交往機會少,和同性交往機會多(這一點在本次調查的網上交友部分中也反映出來了),因此,同性之間的友誼得到助長。這并不是一件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同性戀和異性戀一樣是正常性取向的一種,只不過,同性戀在人群中的發生率遠遠低于異性戀的發生率。無論國家社會對同性戀的態度是壓迫、禁止、默許還是提倡,同性戀的發生率都不會改變。同理,在少年兒童這一群體中,同性戀的發生率也是穩定的,不會因為他們模仿或者好奇就會增多。在小學高年級和初中階段,由于少年兒童獨有的心理變化,使他們處于半成熟的階段,盡管他們已經樹立基本的男女角色觀念,身體發生顯著變化,渴望戀愛,但由于家長和學校對異性交往控制較嚴,他們往往會對和異性交往失去信心,轉而加深和同性之間的友誼。因而,少年兒童在同性間發生的親密行為,很少有過激的行為,這是一種同性之間友誼深化的表現。況且,少年兒童在討論或者模仿同性戀關系時,往往不自覺地用異性戀的思維來對待,即便是在同性戀關系上,也要區分男角和女角,或者加入和異性交往的幻想,這實際上會增加少年兒童的異性交往經驗。

與同性戀話題相關的另一現象是“腐女”群體的出現,所謂“腐女”,是指一些喜歡看耽美漫畫、對男男之戀故事趨之若鶩的女孩。“腐女”喜歡的是漫畫中美麗的男子,對純美愛情充滿幻想。她們和“偽同性戀”的群體一樣,本身并不是同性戀,但卻對同性戀充滿好奇和幻想。由于在現實生活中,和異性交往受到限制,不能發展戀愛關系,她們便把注意力放在耽美漫畫中,幻想美好的愛情。

無論是“腐女”,還是“偽同性戀”,他們都對同性戀持贊同甚至贊美的態度,這是同性戀廣為人們接受的一個表現。對于他們來說,他們所幻想的愛情超越了性別,態度更為開放和積極,更形成積極健康的愛情觀和交友觀。同時,由于較早接受同性戀,對于少年兒童中潛在的同性戀者而言,早一點發現自己的性取向,并且能夠正確對待,在輿論寬松的環境中發展個人的人格特質,更有益于少年兒童的健康成長。因此,對于“偽同性戀”和“腐女”,如果沒有發生過激行為,并不需要做任何矯正,當另一股新潮流到來的時候,他們自然會轉向另一個興趣點,或者當他們和異性交往的環境變得寬松,能夠獲得正常而健康的異性交往時,對同性戀的模仿和幻想就會自然終止。

七、男生比女生更多接觸到暴力、色情信息

本次調查顯示,87%的少年兒童在網上看到過不良信息,包括虛假新聞、廣告,暴力、色情、低俗信息等,其中由于男生比女生更多接觸網絡游戲,他們比女生更多接觸到暴力、色情信息。超過一半的男生接觸過暴力信息,這一比例比女生高出15個百分點。46.3%的男生接觸過色情信息,這一比例比女生高出6個百分點。男生更多接觸暴力和色情信息,主要和他們喜歡打游戲相關,由于網絡游戲往往以男性群體為目標,在其中大肆渲染暴力,利用穿著暴露、表情淫褻的女性形象吸引男性,男生容易受到這些不良信息的誤導。根據2013年3月中國青年網發布的《中國游戲綠色度測評統計年報摘要(2012)》顯示,目前市場上流行的598款游戲當中,符合綠色游戲標準的只有139款游戲,僅占全部測評游戲比例的23%(《中國游戲綠色度測評統計年報摘要 <2012>》,中國青年網2013年3月11日),也就是說,超過7成的網絡游戲都是成人游戲,并不適合未成年人使用。由于具有認同性、參與性和成癮性的特點,電子游戲中的暴力因素比其他媒體中的暴力因素對青少年的影響更大,電子游戲通過以殺戮、攻擊等傷害性行為作為娛樂方式,并通過游戲的競爭性不斷地鼓勵并獎勵玩家參與實施暴力,會造成男生更多認同暴力作為解決問題的方式,助長暴力傾向。而網絡中無處不在的色情內容,更是將女性身體作為男性的性對象進行展示,鼓勵男性在性行為中的主動性、攻擊性,可以培養暴力、好色等不良的男性氣質,而將女性客體化、物化、性感化,貶低女性價值,強化社會生活中惡性的兩性關系。這使得網絡中營造的性別關系和性別形象存在大量不利于少年兒童健康社會化的因素。

盡管暴力、色情內容能夠使青少年的不良情緒得以宣泄,疏導惡意念頭,但是暴力色情信息的“誘發效應”(即媒體中的暴力、色情信息會誘使受眾在現實生活中進行模仿)仍不容忽視。因此,網絡中暴力、色情因素,都需要有關部門加強管理和監督,以減少對少年兒童的不良影響。

八、關注新媒體中的性別歧視

少年兒童在追求新奇、時尚的同時,往往會忽視性別角色背后的含義。對網絡內容進行的性別分析顯示:網絡并不是一個中性的環境。和傳統媒體一樣,新媒體仍舊主要由男性操控,表達男性視角,專門的男性網站中往往以時事政治、經濟軍事、汽車等為內容,女性網站充斥著關于美容瘦身、情感時尚、購物消費和家具育兒等,看似綜合性的網站,也往往把男性關注的內容作為重點,所謂女性話題,常常是一種點綴。剝去新媒體時尚的外衣,可以看出,新媒體中傳播的性別形象在很大程度上延續了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性別刻板印象,將男性和社會、事業聯系起來,將女性和家庭、情感聯系起來,造成二元對立的簡單印象。這給少年兒童傳達出一種固化的性別角色形象,將會誤導少年兒童片面地發展某一種典型的性別氣質。有關大學生性別氣質的研究證明,雙性化氣質的個人,往往兼備男性氣質和女性氣質的優點,具有更高的心理健康狀況和自尊水平,自我評價也更為積極,更能獲得高成就(李少梅:《大學生雙性化性別特質與人格特征的相關研究》,載《陜西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8年第4期)。因此,固化的、對立的性別刻板印象如果大量傳播,并不利于少年兒童塑造自身的性別氣質。

其次,網絡中傳達的女性價值觀,不僅延續了傳統“小女人”價值觀,還借助于市場力量的大力推進對女性身體的控制。新媒體盡管擁有最先進的技術,但其中傳達的女性價值觀仍舊陳腐落伍。中國的女性不僅大量進入工作場合,在眾多領域也做出了杰出的成就,女性群體也展示了豐富多彩的個性和特點,然而網絡中一些內容卻片面強調單一的小女人形象,多數女性網站關注的重點是女性領域中的傳統部分:(1)傳達女性外在美的重要性,通過美容塑身、服飾裝扮等一再強調女性身體的美麗與否很重要;(2)指導女性料理家政、相夫教子,過分強調女性的家庭責任,忽視女性的工作生活;(3)傳達女性情感生活的重要性,將女性和愛情、婚姻拴在一起,暗示這就是女性生活的全部。通過對少年兒童上網內容和閱讀類型的分析可以看出,女生已經受到明顯的誘導,這些都已經成為女生女性特質中的一些重要方面,而其他眾多優秀的性別氣質和人格特質還有待于進一步引導。

九、新媒體視域下少年兒童性別社會化的對策

1.加強技術研發和管理監控,進一步凈化網絡空間

鑒于新媒體在少年兒童性別社會化過程中發揮的重要作用,以及新媒體中尚存在著的不良信息,建議相關部門采取措施,凈化網絡空間,遏制網絡中暴力、色情等信息的傳播,減少不良信息對少年兒童的錯誤引導。

首先,建議國家信息管理部門通過技術研發和管理監控,進一步凈化網絡空間。針對網絡游戲中的暴力內容,對濫用暴力、獎勵暴力的游戲內容進行整改,對暴力內容的影響進行評估。對網頁中的色情信息,進一步遏制和監控,評估各種網站、論壇以及網絡游戲中使用色情進行誘惑,鼓勵玩家進行色情活動的內容予以打擊。同時通過管理和控制,對網絡內容進行分級,嚴格限制少年兒童接觸有暴力和色情內容的游戲。其次,針對目前市場上適合青少年的網絡游戲較少的情況,國家有關部門,應出臺一些措施,鼓勵網游研發人員從事青少年網游的開發工作,盡量減少游戲中濫用暴力、鼓勵暴力的行為限制色情情節,開發一批健康有益、又能吸引少年兒童的網絡游戲,讓少年兒童既有游戲可玩,又能避免受到不良因素的干擾。再次,學校和家庭也應該關注少年兒童上網的內容,必要時在電腦上安裝網絡凈化裝置,發現有暴力、色情等不良信息,及時制止,并引導少年兒童尋找適合自身年齡的游戲或者網頁。

2.對網絡內容加進性別審查

由于網絡中傳達出的性別關系呈現出較為混亂的狀態,一方面,落后的傳統性別關系模式在網絡中大量傳播,性別角色不斷固化,簡單對立的性別刻板印象也在不斷加強,另一方面,消費時代中對兩性身體都給予太多不合理的關注,尤其是女性存在著嚴重被物化的問題,針對這些方面,建議相關部門在互聯網的信息審查中加入性別視角,以減少惡劣性別角色和性別關系模式的傳播,在網絡上營造平等和諧的性別關系,樹立健康向上的性別角色榜樣,開創豐富多元的性別特質,為少年兒童學習性別規范,建立性別認同,形成健全良好的人格創造條件。性別視角的加入,可以檢測網絡中傳達的性別形象,針對傳達刻板印象、惡劣的性別關系內容進行批判,并引導網絡媒體建構更加富于立體化、更能反映現實生活中個性鮮明、多姿多彩的性別形象,為少年兒童提供多元的、豐富的偶像和榜樣。目前,中國的女性主義媒介學者已經開始嘗試對網絡中的內容進行性別觀察,對新聞報告中刻畫的性別關系模式進行檢測和批判,同時,還開展對媒體從業人員的性別培訓,增強媒體從業人員性別意識,減少不良性別關系的傳播。這種性別視角的審查和檢測,可以拓展到更廣泛的、少年兒童日常接觸的領域中,比如對網絡游戲中性別角色和性別關系的檢測,在電子閱讀產品中進行內容的檢測,以及在專門的女性或者男性網站中進行檢測和監督。

3.結合身心發展進行性別教育

性別教育,是指將有關性別的生物差異、社會區別知識傳授給少年兒童,向他們傳達健康積極的兩性行為模式,引導他們建立和諧的兩性關系,最終形成穩定的性別認同。性別教育是在性別社會化的過程中,引導少年兒童學習積極健康的性別規范,擯除不良性別氣質的必要手段。性別社會化,就其一般實質而言,旨在將本來不具性別特質的男孩女孩,分別按照不同的途徑培養,最終使他們成長為合格的男性或者女性。然而,這一過程過分強調兩性的差異,不加選擇地將傳統的男性氣質一股腦兒強加給男孩,而將傳統的女性氣質強加給女孩,這樣將會嚴重限制少年兒童形成健康的人格氣質,也會使人格發展片面化。應該看到所謂的男性氣質中也有不好的一面,比如武斷、自負、暴力、說臟話等等,女性氣質中也存在著猶豫、膽怯、依賴等不好的一面,因此在性別氣質的培養上,給少年兒童更多元化的選擇,鼓勵男生發展一些優秀的女性氣質,如溫柔、整潔、細心、有愛心等,鼓勵女生發展一些優秀的男性氣質,如自信、勇敢、獨立、愛運動等,會讓少年兒童的成長之路更加健康順利。

這種性別教育,可以也需要兩種途徑進行。一是家庭教育,可在學校通過講座的形式,向家長傳達性別教育的知識,使家長在家庭中對孩子的教育中融入性別視角。二是通過學校教育來傳達,在學校教育中,性別教育不一定要專門開設課程,而可以對學校教師進行性別培訓,使教師在課堂教學內外,對少年兒童的性別觀念造成影響。

4.在少年兒童中廣泛進行性別教育

少年兒童的性別社會化過程中,在學習性別規范、形成性別認同的同時,對性的認識 不可避免。少年兒童正處于身體發育,將要進入青春期、或者已經進入青春期,此時身心兩方面的變化都導致少年兒童開始探索身體的秘密,發展對性或者兩性關系的渴望,因此性教育勢在必行。我們目前已經有不少中小學開始對學生進行性教育,但還沒有形成正規的性教育體系,許多性教育的教材和發放都在探索之中。建議國家教育部門,大力引導和鼓勵社會各界重視性教育的問題,并盡早開發一套進行性教育的教材和課程體系,培養性教育的師資力量,以便在學校教育的體系中加入性教育的內容。性教育應是一個體系,貫穿整個學校教育的過程,在少年兒童身心發展的不同階段,教會學生認識自己的身體,樹立健康的性觀念,學習兩性交往的規范。

在學校教育之外,還需要家庭的性教育,家長自己需要具備相關的身體知識和性知識,在日常生活中需要的時候,對少年兒童進行指導。此外,由于涉性問題在我國還是一個敏感領域,少年兒童在學校和家庭教育之外,還往往會獨自或者和同伴一起到網絡中尋找相關的內容,因此對網絡中存在的錯誤的性知識,不健康的性觀念還需要進行清理。總之,性教育是一個社會系統工程,需要學校、家庭和社會協調一致,多方面入手才能真正實現性教育的目的。

注:摘編自《新媒介與新兒童——新媒體與少年兒童社會化研究報告》,中國青年出版社2014年3月出版,主編孫宏艷,題目為編者所加。

十、新媒體環境下高校性別教育的機遇與挑戰

新媒體的技術更新所具有的方便、快捷與整合等技術優勢為高校性別教育帶來了機遇,也提出了新的挑戰。因此,結合高校學生的信息接受特征,利用新媒體技術發展更新教學手段,促進高校性別教育與時俱進,已成為新媒體時代一個迫切需要關注的議題。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狄更斯在《雙城記》中開頭的這段描述正可以用以形容新媒體時代的到來。

早在20世紀60年代,著名傳播學者麥克盧漢就提出了“媒介即信息”的說法。在他看來,媒介技術的進步不斷延伸著人類感知世界和理解世界的觸角,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正在依靠媒介技術的發展變成一個“地球村”。

在今天,新媒體作為一種綜合性的概念,它不是專指某一種特定的媒介,它是伴隨著數字技術、移動通信技術的發展而出現的新型傳播媒介。新媒介的發展不僅將人類渴望克服時間空間限制與過去未來相連接的想象得到部分的實現,更使得人與人之間大腦對接的距離與速度再次縮短。在這樣的新媒體環境中,每個人都可以相對自由地獲得更多、更全面的信息與知識。人類的自我教育、自我成長也借此有了一個全新的機會和可能,更毋庸提性別教育的機會與可能了。

性別教育的根本是關于性別平等的教育,在高校開展性別教育的目的是通過高校教育的手段和方法,讓在校學生獲得正確而全面的性別知識,從而對性別的認識有一個更加科學的態度。現在的高校學生基本已經完成了從“數字移民”向“數字原住民”的轉換。所謂“數字移民”是指那些在網絡時代之前成長起來的學習者;而“數字原住民”則是一出生便被互聯網、手機等數字科技包圍。數字化技術發展造成的巨大差異已經使得高校學生進入到全新的知識接受模式中。因此,結合高校學生的信息接受特征,利用新媒體技術發展更新教學手段,促進高校性別教育與時俱進,便成為新媒體時代一個迫切需要關注的議題。

毋庸置疑,新媒體的技術更新所具有的方便、快捷與整合等技術優勢為高校性別教育帶來了機遇,也提出了新的挑戰。

一方面,新媒體并不是一種全新的媒體形態,而是利用多媒體技術將媒介的功能進行整合。在新媒體時代,我們進入了一個集文字、聲音、圖像和視頻等多種傳播形式在內的多層次、全方位的交流融通時代,這是一個媒介大融合的時代。過去的教學方式與教學內容可以通過新的技術手段整合到新媒體之中,從而使性別教育的教學內容快速便捷地積累,并煥發出新的活力,提升對學生的吸引力。

另一方面,新媒體的互動性相對于傳統媒介得到質的提升。這也為高校性別教育擴展了教學思路。與以往的傳播時代中單向的、線性的、一對多的傳播模式不同,新媒體時代多對多,多對一等傳播方式都可以較為輕易地實現。就高校開展性別教育來說,可以利用新媒體傳播手段將互動的教學模式充分運用到課堂之上,還可以通過新媒體技術推動課下交流與互動。比如通過設立微博公共賬號、微信公共號等方法在課下繼續宣傳性別教育的相關觀點,與學生通過這些平臺進行互動,快速反應并調整現有的教學內容,以適應學生的需求。

此外,正如美國電話公司的著名廣告詞所傳達的,“這里沒有種族。這里沒有性別。這里沒有年齡。這里沒有身體。這里只有精神。是烏托邦嗎?不,是因特網。”網絡是一個相對開放的信息交流平臺,匿名性是網絡情境的基本特性之一。也就是說,通過手機、微博、微信等新媒體工具,信息傳播交流的雙方可以在一定條件下隱蔽掉自己的身份、性別等社會特征,脫離現實環境中交往活動的社會角色和時空位置的限制,這在很多時候降低了就性別問題進行交流時的心理障礙,促進了相互間的信任,從而可以使教育效果更為顯著。

目前,低門檻、低成本等特征已經使得互聯網在高校學生中得到了廣泛普及,高校大學生獲得信息和知識的渠道也早已擴展到新媒體上。利用匿名性特征,不少女性主義教育機構和NGO組織不斷積累并主動利用新媒體技術生產出的新平臺與高校學生交流。高校性別教育機構在這個方面必須強化意識,主動出擊,抓住這塊教育的陣地。

然而,盡管新媒介技術的發展為性別教育帶來了很多機遇,但也不得不承認它帶來了不少新的問題,提出了新的挑戰。

首先,新媒體環境并非一個全新的空間,而是過去空間延續的一個虛擬地段。現實社會中存在的女性聲音缺失、女性話語權被剝奪等情況同樣在新媒體環境中蔓延。法國存在主義作家、20世紀70年代女權運動創始人之一的波伏娃在其《第二性》中寫道:“女人不是一個完成的現實,寧可說是一個形成的過程。”女性一直是作為附屬于男性的“他者”而存在。新媒體技術創造的自由的傳播環境使人們看到了女性平等地獲得話語權的希望,但事實上出現的情況卻可能是,出于消費女性形象等原因的網絡性別話題生產極有可能讓對女性的刻板印象在新媒介中并未得到改變,反而被強化。

大學生在使用新媒體的過程中往往容易被強化一些錯誤的性別觀念,而教學實踐沒有及時跟上后,反而出現錯誤觀念更為流行甚至普及的現象。比如在網絡空間中出現的一些消費女性形象,貶低女性價值的言論和圖像在網絡空間以娛樂的形式泛濫。高校性別教育必須要有針對性地就其惡劣影響改進教學方式,有的放矢地對學生進行及時的引導與教育。

其次,新媒體本身也可能成為一些性別問題的實驗場和展示臺,成為性別教育必須面對的一個新領域。借助于新媒體環境的技術優勢,一些性別問題的討論已經更加激烈,也更容易直接影響到大學生的思想判斷。

以近期《陰道獨白》在北外演出引發的爭議為例。參加該劇宣傳的高校女學生拍攝的圖片進入網絡空間之后,由于微博的放大而引發了廣泛關注。這一本在性別教育方面具有爭議的話題由于新媒體信息傳播而成為性別教育方面的熱門話題。這種話題的新鮮性、復雜性和爭議性雖然有利于我們多維度地進行性別教育,但也為如何恰如其分地推進性別教育加大了難度。

由此可見,新媒體環境下新案例和新問題會層出不窮,性別教育工作者不僅要反應靈敏,盡快將其納入到高校學生性別教育體系中去,從而能夠解決高校學生的現實困惑。而且,高校性別教育者還要既熟悉性別教育的觀念,又對新媒體及其傳播規律有適當了解,以便良好地使用新媒體建設與大學生之間的信息傳播紐帶。

注:摘編自《中國婦女報》,作者為紀莉(武漢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博士),本文略有刪改。

責任編輯:孫宏艷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供稿)

讀者讀過此文章
25选5 河北快3技巧与规律 吉林11选5前3组走势图 四川快乐12套选玩法 甘肃11选5杀号技巧 打麻将如何记三家牌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奖金 香港麻将玩法 蓝洞棋牌游戏app下载k 微信麻将怎么送豆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直播